TONYLEUNG.INFO
Discuss Tony Leung with fellow fans!
 
Welcome to the Discussion Board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ProfileProfile    Log inLog in   RegisterRegister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Click here to go to Archival Tony Board (2003-2012)

The Grandmaster
Goto page Previous  1, 2, 3 ... 24, 25, 26, 27, 28  Next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Movies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ue Jan 20, 2015 5:50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电影新闻 “人间电影指南”2015-01-06 09:55

http://ent.qq.com/a/20150106/017027.htm



来北京读博士的一件大事就是每周跑到西土城听徐皓峰老师的视听语言课,虽然感觉他教这门课有点浪费,但总之是一些细节的东西总能被刺激到。当然听徐老师的课是一种受罪,晚上六点的课,中午之前得占位,教室里不但坐满了人,还站满了人,空气污浊如毒气室,呼吸不畅,容易憋出病来(那里的空气能杀人)。可能是徐老师习武多年,有吐纳功夫,讲完三小时,脸不变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抽空看一下正在热播的、徐老师编剧的《镖门》。下面说他拿到金像奖最佳编剧的那部《一代宗师》。

相隔两年,再看到大银幕,的确很激动,而且确实是足本的美版,叙事就基本趋近线性了,各种逻辑关系也基本一目了然。张叔平这次剪得够狠,也更符合商业需要,但是可能有观众不太认可,毕竟港版那种绵延的时间效应,时间的分岔似乎被削弱了。不过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时间是他必然的终极表达,这次只不过是分开了技巧性的枝蔓(时空交错只是个形式),绵延的时间还在,最典型的里子就是那一列长到无限的火车,伴着比武的落幕飞驰而去,将宫二和马三留在了各自的世界里。

3D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它无法克服电影里的各种浅景深的问题。作为最后一部胶片电影,王家卫是按照油画美学来做的,所以空间层次和现在的数码、3D制作不一样。所以它甚至会造成一种问题就是让一些背景更虚,却难以给电影显现更多潜在的东西。其实这部电影最适合作为胶片放映,用那种传统的胶片放映机(但是目前已经完全消失了),那样的画面,估计会美到不敢看。

说正经的,《一代宗师》的核心是“武”,从字形上看,止戈为武,所以它表述的核心并非是暴力,而是宽容。电影里说刀的真意不在杀,在藏。也是这个意思。

武术高手的传说能从中国历史上找到一条脉络,上古就有后羿射日的传说,而在可考的典籍里,有春秋战国时期的刺客,秦汉三国时期的名将。在宋明时代,习武者以江湖门派的形式存在于全国各地,武当、全真、峨眉、华山都在这段时间成立。而在清代由于禁止民间习武,习武者又不得不在为医馆、镖局等形式下延续。清末、民国时期武术被尊为国术,是一个繁荣时期,出现大批的武馆,公开授徒和比武成为一时风尚。

中原武林有几个武学的集中地,包括河北沧州(形意、八极),承德-北京(八卦),天津(迷踪),河南陈家沟(太极),嵩山(少林),广东佛山(洪刘蔡李莫和咏春)。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一代宗师》的编剧徐老师本身就是一位新派的武侠小说家,《道士下山》、《大日坛城》、《武士会》三部小说的出现,将中国武侠小说的境界又拔高了一层。在《一代宗师》中他将自己三部小说的精髓全幅灌入,确实是心血之作。这部电影剧作中的信息密度极大,可以作为一个个案研究,许多饱含深意的台词和概念,都需要在了解民国历史、武学理论的基础上方才能解其味。《一代宗师》很明显和王家卫过往的电影不同,这也是徐老师带来的新东西,而这些东西基本是形而上的,王家卫的影像风格也令他可以接纳这一切,是一次成功的联合作业。所以影片风格还是有一种转向,是从之前以“情绪为重”变成了“台词为重”,全片几乎被台词引领和操控,所以有人声讨墨镜实际上被徐老师架空。

当然《一代宗师》所有的台词和金句,都是出自徐老师之手,境界都很高,此外影片里有各种浮动的指号,显得扑朔迷离,仅是人物名字都仿佛一个字谜游戏,功夫,一横一竖是什么概念?叶问的“叶”就有一横一竖(这种复杂的字形意象忽就指向《逝去的武林》——关于功夫的口述史),但宫二是两横,马三是三横,所以他们最后都倒下了。叶问有两个“口”,宫二也有两个“口”,又是否是隐喻这两人之间的缘分?

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一横一竖,佛山沦陷的时候,叶问穷困潦倒,吃不上饭,开始卖大衣,开始砍桩当柴烧,此时是人生低谷,等于一彻底的个失败者,所以就成了那个“横”。

叶问在香港找到教拳的工作,因此又成了竖。一横一竖,是胜负,也是人物的状态或者心境。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一般来说外家拳练艺讲究由外及内,重姿势,讲劲力,靠惯性。但咏春是个个案,它动作幅度小,讲求速度和频率。这可以追溯到它的起源,创立咏春的是五枚师太,由于男人和女人体格的不同,拳路当然也不一样,但不管外家拳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靠收缩肌发力。其实从整体来看开篇的武打戏拍得很不容易(30个夜晚),但是处理的并不好,王家卫的调度和他的摆拍能力还是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镜头都剪得很碎。墨镜老王的摆拍能力是天下第一,镜头怎么长了打那可能得看候掰掰的《聂隐娘》了。听说多才多艺的震哥又学会了近身剑术,好期待。

特写怎么拍?听说吴宇森知道拍特写拍不过王家卫,再拍章子怡已经没有超越性的可能了,于是就一个劲地拍乔妹。可惜,《太平轮》里那么多乔妹特写,都拍成牛奶广告了,到头来还不如王家卫这一个镜头。

内家练艺由内而外,重养气,讲存神,意动而神发。形意拳有十二形,从动物动作中象形取意而出的拳法,他们奉岳飞为祖师,却不怎么拜岳飞,而是拜达摩。有一种说法是形意乃从达摩到张三丰一脉传下来的,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宫二最后“拜佛奉道”。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形意拳有钻、劈、炮、横、崩五种打法,崩拳讲究用小步,手臂崩紧如箭,步子小可以令身体随意旋转,出手力道最大。一代宗师李存义当年便是“半步崩拳打天下”,内家拳和外家拳的一大区别是他们用舒张肌发力,上臂和前臂的舒张肌的连线即是一杆“枪”,所以有“脱枪为拳”的说法(详见相关拳谱)。

“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原句是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存。见徐皓峰《逝去的武林》)出自形意拳的心法,意思是不要有后退回旋的念头,只要一退,立刻被追上打倒,退无可退,但是马三错解了意思,拉低到实用主义的层面。

黄宗羲《王征南墓志铭》:“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于少林为外家……。”

内家拳包括形意、八卦和太极。是道家阴阳学说的实践,内家拳和外家拳的不同,是对身体的理解和运用的不同。两点之间运动关系为外家拳,运动走直线,看后打前,也就是电影中说的“眼前路”;两点之间外撑外拨运动关系为内家拳,看前打后,也就是“身后身”(见相关徐皓峰访谈)。内家拳中,太极是太极图中的S形曲线,八卦是太极图的圆周,形意是阴阳鱼的眼睛,三大内家拳正好组成一个太极图。这也是为什么内家拳可以被统一,历史上李存义统一了形意和八卦,孙禄堂则统一了形意八卦和太极。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哲学家吉尔·德勒兹(著有《电影1:运动》和《电影2:时间》)曾经在他的《什么是哲学》里提到道家的太极图(阴阳图)是内在性平面,包含了所有生命运动的可能性。一些学者在这个方向研究的时候,也曾用中国功夫来阐释其中的概念。中国哲学果然是博大精深。

眼前路,身后身,也指影片中的叶问和宫二,这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有一种人眼睛永远都是望着前面,而宫二是永远看着后面,到最后她宁愿留下,因为她的一生都在回头,她的人生是闭合的,而叶问的人生则是完全开放的。

美版和港版不同的是影片的第一场戏,上帝视角转为了第三人称视角,视点变换有一个承接过渡,在港版之中,这场雨战和之后的情节几乎是脱节的,也未能引出宫羽田和叶问之间的关系。当然美版这样的设置是相对俗套的,但它能够作用于观众,依靠这三个“剪影”呈现出偷窥的效果(有没有点黑帮片气质?),并由这个镜头介绍主要人物宫羽田的出场。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这场戏在言说南方武林和北方武林的矛盾,在港版中,这段话肯定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但在美版里,由于引入宫羽田的偷窥视角,这个人选就指向了叶问,勾连了人物关系。因此这里面美版相对于港版的倾向已经变了,港版是一种强龙压地头蛇的斗争架势,美版里表面上仍是挑衅,则似乎是有意捧叶问出头。宫羽田所说的“五虎下江南”曾经出现在徐皓峰的短篇《师傅》(见《刀背藏身》)里,是说北方武林中的五大高手去南方示威的故事,民国期间南北武林呈现北强南弱的局面,南方武林一直处于忍气吞声的状态。因为这些元素的融入,徐老师给墨镜带来了一种由虚转实的强烈的时代感,这是墨镜之前的片子不曾有过的。

“习武者管刀刃叫天,刀背叫地,刀锷叫君,刀把叫亲,因为刀是张扬的形状,所以刀鞘叫师,取接受师傅管束之意。”——《逝去的武林》

“刀的真意,不在于劈杀,而在于隐藏。你只有先平静地坐在他们身边,才能在日后击败他们。”——徐皓峰《大日坛城》

一般的师父都喜欢收稍微愚钝些的弟子,很多时候怕他们居心不良、胡作非为,对太锋芒毕露的弟子都要打压,所谓是强枝必剪,才能维护本门的平衡。这也是影片中宫羽田对马三的态度。

许多马三特写的构图几乎都是集中于画框的一个上角,画框上沿齐眉横切,造成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哎,孽子啊,心术不正啊。

老要颠狂少要稳,老年人死盯着规矩,小辈人就很难做了。——《逝去的武林》 章同学的特写总是那么美。

单换掌是单刀,双换掌是双刀,步法一掰一扣,有六十四种变化。徐皓峰开启的教学模式看似脱离电影,其实仍处在整体叙事之中,电影中三个人物,老鸨、账房、杂役实际代表三种武功:八卦、形意和洪拳。三个人都是金楼的人,虽然前两位是来自北方的落难者(说普通话),但作为金楼成员,他们已经属于南方武林。三个人出手给叶问示招,一方面是暖场摆面子,另一方面则是给叶问提供尽可能多的身体信息,让叶问熟悉宫羽田的功夫路数。“八卦手黑”,是指八卦的招数阴毒,如下面这个八卦撩阴掌,直取叶师傅的……。

咏春有三套功夫,小念头、寻桥和标指,叶问以小念头对付老鸨,以寻桥对付账房(为什么账房先生说是“咏春听桥”呢?“听”是指感知,用手臂来感知对方半步崩拳的劲力,代表了一种习武者身体的敏感性。)用标指打败杂役(刘家良的弟弟刘家勇扮演)。在这三场戏中,叶问基本呈现了咏春拳法的精华部分。

高手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比武功,比想法,这个点子其实真不错,像我们写博士论文基本就是比想法了(偏偏又没想法)。但这场戏实际上又是比武功,宫羽田用的是太极的“鸟不飞”,饼在他手中没有着力点。所以叶问两番尝试都没有办法,叶问最开始掌心朝上,叫“阳手”,意思是两人比武点到为止,第二次掌心朝下叫“阴手”,指动手出招就绝不留情。(见徐皓峰访谈,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解释没啥意思)

但是这里徐皓峰处理得比较笨,最后又弄成搭手直接比武了。

叶云表让李存义掰饼,历史上不知是不是确有其事,但叶云表的确是第一任中华武士会会长,名誉会长则是冯国璋(相声演员冯巩的爷爷),中华武士会依附于北洋政府,是用暴力惩治混混的机构(详细情节见徐皓峰小说《武士会》)。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两人摆好架势,叶师傅闭上眼开始用“听桥”,这个高逼格的比武按徐皓峰的话说就是“重力是无形的太阳”。数个回合后叶师傅感知到了饼的位置。但只把住边缘边缘,他还是没法掰开这个饼,另一端在宫羽田手中,他可以随时用“鸟不飞”化去饼上的力。在这里,宫羽田是太极推手,叶问是咏春黐手,不断周旋,直到叶问抓住时间膀了一下,其实是利用两人肩膀接触的一瞬间借力震开了这个饼。这个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震开的缝隙也恰到好处,给宫羽田留了面子。所以这次比武,无论比想法还是比武功,都是叶问赢了。

叶问得胜后一组蒙太奇切换到个人表情,一个比一个嘚瑟,像扬眉吐气,也证明了南方武林和北方武林由来已久的矛盾。以及南方能压过北方的来之不易。功夫,一横一竖,不容易哇!

共和在这里并不是代表革命的共和,而是武林的共和,北方武林和南方武林的共和,外家拳和内家拳的共和。叶问反对这种欺压和统治的霸权态度,而是希望武林各门派平等和谐地相处,他是唯一一个没有门户之见的人,千拳归一路,共和是其武术大同的理想。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背景音乐出自贝利尼歌剧《诺尔玛》中的咏叹调《圣洁的女神》(《2046》里就用过一次,是很大的声音遮盖王菲父女的吵架)。歌剧说的是女祭司诺玛,违背神伦,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也是宫二小姐自己的心情。

第一次来金楼的时候,有人唱《四郎探母》,但这里用了歌剧的背景音乐,是要突出一种反差。这种反差即是环境和音乐的反差,也是人物的反差,这个构图大概来自于文艺复兴时代的油画艺术,学艺术史的同学可以考证一下。问题在于这个画面在营造各种反差,宫二和身后一群妓女相比,她的脸上有局部打光,而且她的视线方向和妓女门也不一样,光线和视线的双重反差在这里凸出了人物,其他的差异还有衣服的色调、长袖与短袖(只有宫二是长袖)。除此之外宫二的皮鞋,写信时的钢笔,也证明她身上有一定的现代性,她在性格上相对中国传统女性是反叛的。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这很明显是拿武戏当床戏来拍的,上一次用是李安的《卧虎藏龙》,李安说这一招叫“意乱情迷”,反正就是调情,就是四目放电,之前的空间翻腾犹似颠鸾倒凤。和安叔那眼部大特写缝合的升格镜头处理相比,老王这次就逊色了。

两个人写信的内容呈现为了字幕卡,这是王家卫的箱底货。叶底藏花是八卦掌的一招,也隐喻二人的关系,叶就是叶问,而花指宫二,宫二叫宫若梅,那么梦里踏雪,就是指踏雪寻梅。叶问书信的意思是两个人一次邂逅,却念念不忘,梦见了无数次到了宫二的家门,甚至梦见两个人很亲密地在一起——镜子里那场戏可以视为潜在的神交。宫二回复“一约既定,万山难阻”,意思也很直白了,就是让叶问找她。下一场戏就切换到宋慧乔给叶问做大衣,证明他这心意早就被看穿了,很明显两个人郎情妾意,时空距离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一个人有家庭,一个订了亲,所以“万山”不是地理上的说法,而是伦理上的说法。虽然两个人最后都想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叶问净身出户,宫二退了亲,但是两个人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

在港版里,这个更有趣味,是叶问自己做了大衣要去东北,为了让这衣服做得名正言顺,他还顺便给乔妹做了件豹纹。这一来,叶师傅就有点掉价了,感叹!宗师也摆脱不了男人的劣根性啊!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很明显这就是“梦里踏雪”,叶问和宫二鸿雁传书时的镜头中出现了这一组镜头,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在叶问对着镜子的想象中产生的(这就是所谓的潜在的神交)。但是现在我放弃这个看法,至于叶问有没有到过宫二家,这个问题已经扑朔迷离。当然,镜头里的两株梅花和石狮子证明这确实是宫二家。但是,这个镜头实际上应该改有两种解读,若这是叶问的想象,那么正好印证了“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暗示两个人之间前世的缘分(这样确实算是“大师影像”);另一种则是确实去过,而且是实实在在有一段缘分。或者是王家卫把这两种可能性的情节都拍了(可参见末尾剧透彩蛋),最后又极度地模糊它,反正是真亦假时假亦真,就是不让你明白。

关于电影里的光线、镜子、影子、虚镜的部分都可以写一篇论文了,但是我已经忙得没有时间了,这个问题留下回分解。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中间的椅子没了,表现和再现有木有?标准的大师影像不解释。

美版之中,丁连山放在了叶问到香港以后出现,原来关于“里子与面子”的讨论就明显削弱了。丁连山在这里也不是宫羽田的师兄,而成了太极门的人,港版里他出现在叶问到了宫二的医馆之后,老姜对叶问说:宫家还有人。指的就是丁连山。

但是吊诡的是,这次虽然是足本的美版放映,“太极”宗师又成了“中华武士会丁连山”,看来字幕的叙事能力还是不容忽视的,而且这一改动直指片尾的彩蛋。

注意本山大叔的兰花指,所有的黑道人物都是兰花指,听说这样显得手大(徐皓峰课堂语录)。嗯嗯,本山大叔就是中国第一号黑道人物,他是中国的华尔街之狼。

一线天出场完全用画外音带过,是剧作上的偷懒,但相比港版有头没头蹦出来,还是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强调人物的剃刀,也和他随后的职业联系起来。在徐皓峰的《大日坛城》中,日本高手世深顺造也用一把剃刀,这里亮兵器是为了引出咏春的八斩刀。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八斩刀的优势在于短平快,和咏春一样追求频率和速度,靠近刀把的部分的刀萼可以格挡对方的兵器,这也是为何叶问选择一双筷子来替代八斩刀。这一组镜头一闪而过,没让人看到对战的精髓,如筷子的真实用途,只靠销下的碎屑营造画面美感,实际上又是一场调度上的偷懒。这场戏应该算是全片设计得最差的一场戏了。

这就是叶底藏花,这一招让马三吃了两次亏。关隘不在挂印,而是回头。用膝盖撞到对手的胸骨这一招,就叫“挂印”,这招是要死人的。马三用的是老猿挂印,但是他不懂得“回头”,露出了破绽,被一招“叶底藏花”推了出去。宫二论武功是打不过他师兄马三的,所以她一直等着用这一招,而叶底藏花就是专门用来破老猿挂印的。

形意门不传八卦,实际上就是留一手。在用这个杀招之前,宫家父女都已经受伤,章子怡的手型更漂亮些,但用得有些不大符合力学原理。

拳谱里说形意进入了高功夫,必定慈眉善目。什么是慈悲?这个人感知到天命,思维和常人拉开了距离。什么是悟性?悟性就是感天感地,把天地间的东西贯通在自己身上。所以这不是人教的,是天教的。

奉道是指奉“独行道”,一辈子就是一个人了,不留儿女,不留财产,不留绝技。徐皓峰的《武士会》中李尊吾就奉了独行道。奉“独行道”是武林中人特殊的誓约,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就可以奉道,必须是有一定地位成就的人。至于为什么拜佛,可能是从拜达摩的传统沿袭下来的。

笼统来说,形意八卦是道家拳,咏春是佛家拳,此处的拜佛,也可以理解为宫二对叶问武学大同观念的认同,不知道徐老师是不是这个意思。

《一代宗师3D》史上最华丽解读: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三个阶段,这个论述始于道家的“三家相见”学说。《道德经》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一为太极,二为阴阳,三为阴阳与中和之气,指人的身、心、意相互协调。这与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三重境界”异曲同工,在克尔凯郭尔那里,三个阶段分别是审美阶段、伦理阶段和宗教阶段,分别对应“审美的人”、“伦理的人”和“宗教的人”,在电影里可以对应“武学的人”、“伦理的人”、“宗教的人”。

无独有偶,宗白华先生也在《美学散步》里提到这个问题,关于艺术意境的三个层次被他概括为“直观感相的摹写”、“活跃生命的传达”、“最高灵性的启示”(《美学散步》P74)。宗白华先生是从“禅境的表现”来谈这个问题的,看来东西方哲学在最高层次果真是殊途同归。

中国的武者大都文化不高,练功更多靠身体经验,所以天才是可怕的,后天的反而容易对付,一般来说,艺术来自技巧,智慧来自习惯,武功则是和一个人的天性有关。见自己,就是要自知,要懂得“回头”,大道至简,最重要的是本心,于是“见自己”成了一个武者存在的基础。

天地就是变化,是社会的规律,是伦理的关系,体验过世界的辽阔,方才知道自己的微渺,有一种对天地万物的体认,这也是成长的过程,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武者必然会面临困境,于是“穷则变,变则通”,“知其白,守其黑”,不再固守一方,不再目空一切,更不再自我迷失,于是见天地,就成了一个武者在社会中的存在。至于谁成了里子,谁成了面子,都是时势使然。一个武者能把比武功当做比想法,能从一张饼中看到一个武林、一个世界,才算是见过了天地。

徐皓峰的《大日坛城》以佛陀转世的写法来写吴清源的前半生,他在棋中见自己、见天地,最后就是印证“见众生”的过程,但最后有没有悟我们也不知道。《道士下山》中的小道士何安下是个道家的“存在”,最大的特点就是“无为”,作为一个目击者,他见证着天道中偶然是必然的一环,但他也没有“见众生。《一代宗师》之叶问,同样有佛陀转世的影子(它看上去像是本尊和吴清源的合体),但见众生是一种人生极致的装填,一种至高的境界,想来只有仙佛和圣人可以达到,于是叶问的“见众生”终归是狭隘的,只能说从众生中来,到众生中去,充当了一个传灯者而已。

1、补了赵本山大爷和叶问酒馆里的一场戏(被火柴照亮的照片里出现了中华武士会的合影),本山大爷侃侃而谈“人生最看不透的四件事,生死、是非、成败、荣辱,其实说到底只是一件事,就是我。”里子与面子的问题伴着《美国往事》的配乐又重复了一遍,看来徐老师对这个话题还是念念不忘啊。

2、一扇门的六十四手出现了。这场戏我曾在港版里仔细拉过,人物的面部轮廓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张震(微博)(包括从身高上也一目了然不是伟哥啦)。但此次的彩蛋赫然是梁-朝-伟,一扇门的六十四手,还真见了一手,或者说有了一腿。所以真相就是这场戏的神秘人,梁朝伟和张震都演了一遍,至于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幻想的各位可以自行琢磨,反正是有点意思。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ue Jan 20, 2015 6:00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的13个疑问 王家卫亲自解答

http://tieba.baidu.com/p/3531973882

《一代宗师3D》上映后,以精美的画面和如诗的台词获得不少专业影评人和资深影迷的赞誉,却也因为之前版本片长限制无法将人物呈现得面面俱到,令不少观众产生了“看不懂”的困惑。日前,王家卫在接受杂志采访时做了解答,对你看懂影片或许有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1、宫二的原型是谁?
电影里宫家二姑娘宫若梅(章子怡 饰),为了报杀父之仇,断发奉道,一辈子不婚嫁不生育。她的原型是民国时代的奇女子们,其中一位是施剑翘。她的父亲,奉系第二军军长施从滨受俘于北洋军阀孙传芳,被孙杀死,悬首曝尸三日。当时20岁的施剑翘,立誓复仇。先是寄望堂兄,落空,后又有人用代为复仇为交换来求婚,她真嫁了,丈夫一路升官,却老是推脱“时机不成熟”。施剑翘携幼子不辞而别,自己探得孙传芳下落,在孙传芳去天津佛教居士林进香时,用勃朗宁手枪连发三枪将其击毙。这成为轰动民国的一件大事。此时距她父亲被杀已十年。
王家卫认为,宫二这个人物代表了“民国人的刚烈达到的极致”。她是古典的悲剧的典型。宫二有天赋,但生在一个不对的时代。
有一场戏最终没有放进电影里去,是宫二说:“这个宫家没有机会因我而胜,只会因为我而败。因为是我一夜之间把我父亲传给我的绝活都灭了,我打败了马三,看起来我好像报了仇,但我同时也把我父亲一生的心血都毁了。”这就是她父亲为什么最后跟她说的话是:不问恩仇。老爷子看得很透,第一他肯定知道女儿会出头,他不希望女儿去冒这个险;另外一个考量是,要是这样的话,宫家的东西也没有了。

2、张震的角色有何用意?
王家卫小时候,家下面有一个理发厅,有很多身怀绝技的高手都混到里面,他们到了香港之后就是地头蛇。

张震演的一线天,原型其实来自于两个人,第一个人是八极拳的大师,叫李书文。他出手不留情,但是他人非常懒,他说有用的一招就够。另外一个就是说台湾的大师,叫刘云樵,民国时代是一个特工,为抗日做了很多事情,之后到台湾也发扬了八极拳。

那个年代,很多人都身怀绝技,有些人能拿到光环,那是因为他有这个机遇。但是没有这个机遇不代表你不需要做这些事,有些人没有这个光环,但是一路在保存祖宗存下来的东西,王家卫认为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东西。
张震的戏份虽少,在王家卫心目中却和梁朝伟有着平等的分量——王家卫认为,他们都是武功高强,经历苦难,最后都到了香港,都为生活做了并非自己理想的事。最后都开宗立派,但一个有了光环,成为一代宗师,另一个就成了一代理发师。也就是戏里说的:人活一世,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活成了“里子”,能耐是其次的,都是时势使然。

3、赵本山的角色多余吗?
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戏份不多,说的话也是半遮半掩,令许多人摸不着头脑。也有人说“平心而论本山演的真好,可是我还是笑场了”。
王家卫说炖蛇羹那场戏,要留意一下丁连山说离开东北是1905年。那年中国历史上有件大事,就是“北方暗杀团”的吴樾行刺(满清出洋)五大臣。吴樾、张容那一批北方豪杰,要把满清推翻,他们以暗杀为方法。梁启超说那个年代是暗杀年代。推翻满清的手段,一种是以共和、革命来推进,一种就是最激烈的,暗杀。一明一暗。
因为认为推翻满清不能用温和的政治运动,他们必须要用极端手段,就是暗杀。所以丁连山和宫宝森分手的时期,丁连山问,掌一个门户容易还是浪迹天涯容易。宫宝森说当然是掌一个门户容易。于是丁连山就说,他就去做那件不容易的事。
这是真有其事的:一个日本浪人叫薄无鬼,在东北奉天大街上,用武士刀画一个圈,说这是日本领土,进来就死。这是圈套,结果很多热血的国人都去挑战,死了。圈越来越大。丁连山把薄无鬼干掉,从此离开东北走进“鬼道”,他也得了外号叫“关东之鬼”。
王家卫说,丁连山跟宫宝森的故事特别动人,但是因为赵本山那个时候身体不行,所以没办法把他那条线拍得更仔细。而赵本山自己还一度以为自己演的是章子怡她爹。

4、叶问何以称“一代宗师”?
广东佛山人叶问7岁学拳,成了咏春拳名师陈华顺的关门弟子。叶问后来又叫“培德里叶”,因为整个培德里都是叶家的。衣食无忧,让他可以沉湎于对功夫的喜好,40岁之前,对叶问而言都是春天。《一代宗师》真正的故事从1936年讲起,叶问在这一年由两广国术馆推举,与从奉天南下办引退式的中华武士会会长宫宝森过手,取胜。宫家二姑娘不服,给叶问递帖相约一决高下,这次叶问输了。抗战爆发,叶问、宫二、一线天……这些当年的武林高手,各自流落。
从清末民国,到抗战,到香港,这是一个大时代,里面发生了多少事。大时代里,每个人要选择,有一些人会继续往前,有一些人宁愿留下,有一些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所以面对这样的时代,生活才是最高的高度,不管武艺有多高,生活才是非常难越过的高山,它可以消灭你的意志,蹉跎你的事业。电影里很多人都可以成为一代宗师,别说宫二、一线天,连马三也有这个能耐。但最后只有叶问真正越过了最高的高山,走到了最后,把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传了下去。
当年很多人认为,武功秘籍,每一代传人不要超过16人,认为不要传给外人,发扬光大不是他们的宗旨。但是叶问到香港之后就把这一门发扬光大了,就有人说他把咏春最古典的精神弄没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咏春是因他而起,因他而终。但王家卫希望叶问是对的,“因为对他来说没有门户之见,他认为武术应该是大统。”

5、宫宝森是张怎么样的“面子”?
宫宝森是“面子”,接替师兄做中华武士会的会长。中华武士会,明里是武术救国,暗中就是北方暗杀团。就像日本的柳生家族有“明柳生”和“暗柳生”,明的是将军家的教练,暗的都是专事暗杀的隐者。
影片中还有一句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宫宝森念念不忘的是自己的初衷,他们第一代的中华武术会的人说,强国强族,武术救国。那个蛇羹就是他们的初衷和理念。他们希望把这个理念继续下去。宫宝森是一个很伟大的老人,他在叶问身上看到了这个希望,所以他最后承认自己输了,他说“我把我的名声借给你”。这就是期望把这个火把继续下去。

6、 叶问是怎么赢过宫宝森的?
片中叶问和宫老爷子掰饼这一场,一般人不知道为什么梁朝伟一次是掌心向上,一次是掌心向下。要是行家都会知道,掌心向上的叫阳手,一般来说就是“慈悲”——你的重心从地下上来,会伤人不会死人;阴手就是“超度”了。叶问试过阳手,试过阴手,他知道都不是方法,最后用了听桥,就好像咏春的黏手,也跟太极的推手一样,就是顺你的劲儿,跟着你走。所以其实很过瘾的。但是有些东西要内行看才会说,“哎,王导还是懂一点哦!”

7、“眼前路”和“身后身”有何奥义?
王家卫把叶问跟宫二作为对立面,因为他们是一阴一阳,武功上亦然。宫二说,叶问的咏春拳只有“眼前路”,是指咏春基本上是直线的,最主要的是面对面,遵循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但宫二的八卦掌,则认为两点之间最短但不一定是最快。八卦掌会绕圈,走到对手的背后再出击。这代表了两种人生态度,有一种人眼睛永远都是望着前面,而宫二是永远看着后面,到最后她宁愿留下,因为她的一生都在回头。

为什么叶问说“你欠缺一个转身”?因为宫二没有往前看。

8、“老猿挂印”威力何在?
宫二打败马三,关键的招数是两手托住对方下巴推出去,宫宝森死的那场也用这招。王家卫希望电影的招数跟剧情是配合的。他看到形意拳有一手,叫“老猿挂印”,其实很简单,用膝盖撞到对手的胸骨,就叫“挂印”,这招是要死人的。马三那个时候给日本人做事,希望“挂印”,但宫宝森告诉他这一招的关隘是“回头”,王家卫认为这刚好跟剧情契合:老爷子希望他回头,但他没有回头。宫二那招叫“叶里藏花”,破他的“老猿挂印”。这是文戏武唱。“老猿挂印”中还有一式“回首望月”,就是说回头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回想,一种反思,但是有些时候也是因为怀旧。

9、咏春拳是否真的棋高一招?
王家卫在开拍前寻访民间武术高手的过程里,有的师傅会表示,愿意让自家功夫出现在影片里,但影片的主人公是叶问,按照一般武侠片的套路门派就得输给他。但有些师傅就认为这是不能输的,输了他们就是自己门派的罪人。但王家卫影片中的武侠世界其实没有输赢,电影不是只有一个宗师。最后这些师傅也很信任他,这让王家卫觉得很幸运。

10、何处是“金楼”?
“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这是王家卫自己的感悟。影片中叶问出道的“金楼”其实叫“共和楼”。宫老爷子说“我一辈子做成三件事”之前,其实还有另外一段话,但可能太长就没有在影片中明说。他说:“我那年带着一帮人从东北,穿着皮袄一路脱,进关内,到佛山,进了金楼才知道自个儿是土包子。这里的景是满室描金一尘不染……但我们不是来嫖的,我们到金楼,是来送一个炸弹。”炸弹是蔡元培先生配制的,三天之后,就炸了广州将军凤山,民国就此开始。所以这个楼叫共和楼。它是一个风尘之地,但里面都是英雄。
因为少了这段,观众会想为什么这些武林中人都在“堂子”里?其实溥仪的退位诏书,也是几个执笔的人躲在堂子里写的——不能让人知道,大隐隐于市。

11、结尾镜头有何深意?
电影最后一个镜头,落在宫二决意复仇时停留的佛寺大殿。那是辽宁义县奉国寺的大雄殿,建于1020年,是辽代佛教建筑的最高成就。1948年辽沈战役义县攻坚战,一枚炮弹击穿大雄殿殿顶,落在佛祖释迦牟尼佛双手之中,却没能爆炸,只是损伤了佛像右手。奉国寺在1961年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不是热门旅游景点,因此未经近代整修。镜头缓缓扫过尘封的佛台上一盏盏燃亮的佛灯,呼应电影里武林前辈嘱托后辈的一句词:“点一盏灯,留一口气。”王家卫说,“好的东西,某一天还是会保留下来。”

12、 宗师过后,武林何处?
王家卫花三年寻访民间宗师,发现如今的中国武术都被体制转变为竞技运动,没有门派观念,都是套路。而没有门派就没有传承,没有师徒关系。其实以前中国人说的“手把手教”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些事情是口传心授,必须要练到某个程度,火候到了,师傅捅一下,豁然开朗。而且现在父母让孩子从小去练的是跆拳道、画画或钢琴。不少门派中最年轻的弟子,都是50多岁下岗以后才开始练习。

13、为什么有些人觉得看不懂?
王家卫说四个小时才是《一代宗师》能够完整承载所有人物和情节的长度。但出品方要求,赶紧拿出一个两小时的版本。所以现在的《一代宗师》可能在情节交代上不那么体贴。王家卫也觉得有道理:“完全没看过、不了解时,大家很难花钱去看一部四个小时的电影。看过两小时版,大家才会有更多兴趣。往后也许有机会做出四小时版,愿意看的,可以来过一下眼。”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ue Jan 20, 2015 6:04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解码!

http://tieba.baidu.com/p/3523838246



在王家卫的电影中,《一代宗师》已经是非常好懂的一部电影了。然而,受限于上映时长,电影中处处留白,张震(微博)、赵本山、小沈阳(微博)这些人物神出鬼没,没有人光看电影就能明白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更重要的是,观众不清楚民国时期的种种仪轨,即使是故事线清晰的宫二和叶问,也有不少让人疑惑的地方。
想真正看懂《一代宗师》,需要占有大量的背景知识,需要恶补民国史尤其是民国武林史。毫不夸张地说,花在解读《一代宗师》的时间,将远远超过看电影本身的时间。而你投入在解读上的时间越多,你得到的趣味也就越多,你的收获也就越大。
《一代宗师》中说过好几次“面子”和“里子”,对于这部电影来说,也存在面子和里子之说。比如,两小时的版本是面子,四个小时版本的是里子。看到的银幕上的戏是面子,背后藏起来的故事是里子。
只有当隐藏的故事浮出水面,当隐蔽的玄机解开以后,人们才会恍然大悟:原来我们都错怪王家卫了!

------------------------------------------------

台词的面子和里子

一、什么是眼前路和身后身?

电影里,两次提到了“眼前路”和“身后身”。第一次是叶问与宫二比武后,叶问送宫二走,宫二浅笑说:“叶先生,不能只有眼前路,而没有身后身。”第二次是旁白,当1960年张永成在内地去世后,叶问说自己从此只有“眼前路”而没有“身后身”。
到底什么是“眼前路”,什么是“身后身”呢?
王家卫解释,宫二所说叶问的咏春拳只有“眼前路”,是指咏春基本上是直线的,最主要的是面对面,遵循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但宫二的八卦掌,则认为两点之间最短但不一定是最快。八卦掌会绕圈,走到对手的背后再出击。这代表了两种人生态度,有一种人眼睛永远都是望着前面,而宫二是永远看着后面,到最后她宁愿留下,因为她的一生都在回头。
为什么叶问说“你欠缺一个转身”?因为宫二没有往前看。为什么叶问说自己没有“身后身”,因为老婆已经在内地去世,从此无法再回头。

二、什么是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一句台词是被传诵得最多的台词之一,这句台词是从哪里来的呢?
编剧徐皓峰在接受腾讯娱乐的专访时说,这句台词是三位编剧的得意之笔,它的原型来自于“三家相见”,是从明朝开始相传的,特别神秘的道家理念。因此错误理解这句话的人特别多,总以为有什么采阴补阳的秘密,尤其到清朝晚期的时候,这个话被错误理解了。
在讨论剧本的时候,徐皓峰把这句话拿了出来。邹静之觉得不错,同时建议别再用老话解释,太罗嗦,找到一个最本质的语言,来解释“三家相见”。

三、“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是什么意思?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一句现在也广为传诵。
徐皓峰解释,这一句话体现了中国人独特的生死观。这个社会有时候道德崩溃,价值观混乱,是因为生死观不对,人们往往觉得我的生命就这一生,死了就完了,所以人就容易得了便宜就行了,自己舒服就行了。但以前传统中国人看人看三生,因为他们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死观,所以处理这些事的时候能够追求纯粹,坚持自己的标准。
王家卫则有另一种读解,他说,之所以他在电影里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唐秘、佛教的经典,可能湮没了五个世纪,但是五个世纪之后它会重来的。今天有些人说我们有些好东西不见了,它不是不见,可能是暂时不见,如果它值得保留下来的话,有一天它是会重来的。

四、张震为何要爆粗口?

《一代宗师》里的对话大都温文尔雅,一线天讲的第一句话却是一句非常简单有力的“操”,听上去和整部电影都不太协调。
对此徐皓峰解释,当时是一线天组织里的党人在追杀他,而且还用组织里的门规来要求他。从这可以看出,人们对自己生长出来的千年的规矩是尊重的,比如宫二自愿奉“独行道”。人们对于当时一小撮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形成的规矩,即便不是否定,在尊重的程度上,两者是没法相比的。这也就是“操”字有力的地方。

五、为何有人说台词没有人味?

《一代宗师》中的台词很独特,非常不口语,至少和现在的口语不一样。
邹静之用一部经典好莱坞电影《火之战》来做比方,他说《火之战》中的原始人依依呀呀,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发明了一种原始的语言。邹静之认为,王家卫的野心在于,他试图营造一种民国说话的方式。邹静之说,他的几位朋友对他说,这些对白刚开始听有点别扭,但听着听着就舒服了。大家觉得这样说法很有范,很隽永,有突然敲击内心的感觉。

------------------------------------------------

一、宗师,是一群人

对于这部电影,人们困惑最大的就是:电影名字叫《一代宗师》,到底谁是“一代宗师”呢?一时间人们快把《一代宗师》当成一部侦探电影来看了,目的只是为了发现“宗师是谁”?
从两个小时的版本来看,电影的前半部在讲叶问的崛起,后半部在讲宫二的复仇,中间穿插着赵本山、张震和小沈阳的戏份。“一代宗师”貌似是叶问,但宫二占的篇幅委实不少。
该片的英文名《GRANDMASTERS》似乎可以解答疑惑,所谓“一代宗师”,其实是“一代宗师们”,不是某一位宗师,而是这一个时代的宗师。
陈忠良的《《一代宗师》4小时完整版剧情简述》透露,在4个小时的版本中,《一代宗师》讲的其实是中华武术会第三代主要成员各自创派授艺的故事,故事的主线有三个:叶问、宫二、一线天。主要门派有三个:咏春、八卦与形意、八极。从这里看,“一代宗师”是那一代人,以叶问、宫二和一线天为代表。
编剧徐皓峰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表示,在香港,叶问开了武馆,宫二开了医馆,张震开了理发馆,三位宗师都挂牌了,只不过干的行当不同,这里其实是做了一个大的拼接。这三位在武林中代表三个不同方向,宫二和宫羽田代表的是武林的正脉,武林的理念和规矩在他们身上体现得很明显。叶问视武术为个人爱好,他对武术看得很单纯,但是最后他见众生了。张震是武林中的边缘人物,这种人物有军政背景。
徐皓峰认为这种剧作方法是刻意把一些勾连去掉,去掉之后做大的对比。就如同中国山水画中,几块山石凑得并不是特别近。

二、赵本山为何以为演的是章子怡父亲?

在两个小时的版本中,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有点突兀。电影前半个小时,宫羽田与他在伙房谈了一席话。电影后半个小时,他在香港找到叶问谈了一席话。整个人物就两场戏。
台湾作家张大春也为《一代宗师》提供过资料和想法,不过他认为自己只能算是王家卫的学徒,不够资格署上编剧的名字。在《一代宗师》上目映前几天,他发表博文《丁连山生死流亡》,算是前为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所做的最详细的注解了。
博文中说,丁连山的流亡牵扯到中日之间,北洋军阀与民国政府之间的秘史。简而言之,张作霖放出了一个叫“薄无命”的日本浪人,以此作饵,试图将革命党一网打尽。由于薄无命是同盟会的人,同为同盟会的宫羽田无法对他下杀手。于是,宫羽田与大师兄丁连山商议好,宫羽田担负掌门的职责,由丁连山出面斩杀日本浪人,而丁连山也从此走上了流亡之路,不停被追杀。从此之后,宫羽田成为面子,丁连山成为里子。
而在陈忠良的《《一代宗师》4小时完整版剧情简述》中,四个小时的版本中也有丁连山斩杀日本人的故事,这样就解释了这个人物的由来。
赵本山曾说,拍完戏都不知道自己演的是谁,并且一度以为自己饰演章子怡的父亲,这足以说明,他和章子怡之间有对手戏。
有趣的是,在张大春的博文中,丁连山斩杀的日本浪人叫“薄无命”,当时在街头用武士刀划了一个圈,声称圈内是日本国土,谁敢擅自入内,就斩杀谁。在编剧徐皓峰的《道士下山》里,同样出现了这一场面。徐皓峰解释,他书中的这个桥段并不是编出来的,他曾经在《梅兰芳传》中看到杭州有日本浪人就这么干过,因此就用到了书里。

三、张震是不是打酱油的?

显得薄弱的同样有一线天的角色。他被章子怡救过一次,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在香港和一群黑衣人生死搏斗,再之后就是他开理发店遭遇三江水(小沈阳饰)收保护费了。
一线天在国民党里担任军职,暗杀日本军官,之后就与丁连山一样,遭遇日军的追捕,被迫逃亡。徐皓峰承认,一线天和丁连山的身份类似。而且可能正因为类似的原因,两小时的版本中,寥寥几笔已经点出了一线天的身份,就不浪费笔墨在丁连山身上了。因此,在两小时的版本里,能隐约感觉到一线天的神秘,但丁连山的身份几乎没有交代。
王家卫接受采访时说,一线天这个人物其实李书文和刘云樵的混合体。他一个八极拳高手,同时也是一个军统特务,在遇到章子怡的时候是行刺汪精卫失败而受伤逃跑,被日本人追捕,所以在火车上遇到章子怡,类似《谍影重重》,后来流落到香港,因为香港当时是很多武林人士的避风港,到香港开设了一个名叫白玫瑰的理发店隐藏身份。

四、民国刺客确有其事吗?

想对丁连山和一线天的身份做更深入的了解,不妨看看徐皓峰的《柳白猿别传》和《民国刺客柳白猿》。编剧徐皓峰在接受腾讯娱乐的专访时说,一线天其实就是“柳白猿”这样的刺客,当时溥仪身边有大批这样的人,汪精卫政府身边也有,北洋政府身边也有。他们是一个特殊的武林群体,这些人本身也习武,但是跟军政挂钩。
一线天们往往与宫羽田和宫二这样的正派人物拉开距离,江湖规矩是,如果一个习武之人有了正式的官府的身份,他们要避开正统的武林人物,为了避免仗势欺人。而正统的武林人物看他们,就如同拍电影的人看拍广告的,看拍MV的,那种感觉就是,大家都是从电影学院出来,毕业以后大家干的事不同,自然就分开了。

五、小沈阳只是来搞笑的吗?

小沈阳扮演的三江水在片中笑果丰富,但也只有笑果了。然而,小沈阳出场真的只是为了商业效果吗?
其实三江水也有他的人物小传。编剧徐皓峰解释,当时武林中的大门派都有小门派用户,三江水是跟着宫家混的其中一个小门派。三江水混混的特点很明显,他曾经是东北土匪,后来到了香港,也当上了收保护费的流氓,挨打以后还求宫二给他治病。
三江水是武林众生相中的一个,武林中并不是人人都是宗师。

六、会有四个小时的版本吗?

接受腾讯娱乐的专访时,邹静之以《美国往事》来比《一代宗师》,他说,《美国往事》开始剪了两个小时,后来从仓库里发现了一个四个小时的版本,这四个小时的版本大惊天下。邹静之说,他非常期待四个小时版本的《一代宗师》。
王家卫也认为四个小时的版本可以承载所有的门派,四个小时的版本会变成一个民国的章回体小说,经常会在下一个章节往后匆匆一转,开始讲另一个人。
邹静之透露,他们写的剧本的量,是一个寻常的剧本的10倍,而王家卫拍的量,他估计是寻常剧本的两到三倍。腾讯娱乐专访过的驻足医生王满成和饰演老姜的尚铁龙也透露,王家卫在拍摄现场总是拎着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装满了剧本供他参考,只不过他从来不把剧本给演员看。
所以,电影中的每个人物,都有相应的故事,而且都能够勾连起来。对于目前的2个小时的版本,邹静之认为处理成这样,已是是属非易。
王家卫透露,以后可能会出4个小时的版本,“愿意看的,可以来过一下眼。”

七、金楼是天上人间吗?

金楼是妓院吗?武林宗师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场所宣布金盆洗手呢?
编剧邹静之说,旧社会讲嫖情赌义,去妓院嫖的是情而不是肉。那个时候去金楼手不能摸人家,吃饭的时候人家就坐在你后面,你要什么菜人家夹给你,不说话,不笑,非常雅。而且她们读的书都不少,不比旁人少。
王家卫解释说,影片中的“金楼”其实叫“共和楼”,宫羽田第一次来金楼,不是来嫖,而是送一个炸弹。炸弹是蔡元培先生配制的,三天之后,就炸了广州将军凤山,民国就此开始。所以这个楼叫共和楼。它是一个风尘之地,但里面都是英雄。溥仪的退位诏书,也是几个执笔的人躲在堂子里写的——不能让人知道,大隐隐于市。
由此看,金楼完全不是天上人间。
八、佛像所在的寺庙在哪里?
从四个小时缩减到两个小时,王家卫仍然把不少的时间留在佛像之间扫来扫去。
王家卫解释,电影取景的地方是辽宁义县奉国寺的大雄殿,建于1020年,是辽代佛教建筑的最高成就。1948年辽沈战役义县攻坚战,一枚炮弹击穿大雄殿殿顶,落在佛祖释迦牟尼佛双手之中,却没能爆炸,只是损伤了佛像右手。

------------------------------------------------

宗师们的面子和里子

一、叶问有没有去过北方?
叶问(梁朝伟饰)曾经想去北方的,然而被日本侵华战争给耽误了。后来叶问当掉了大衣,顺手扯掉了一颗扣子,作为念想。这是两个小时版本中的内容。
然而,在四个小时的版本中,叶问其实是去过北方的。陈忠良的文章(微博)中透露,叶问得知宫家有变,便去了北方。途中与一线天(张震饰)交了几手,后来见到了宫家的族人,因为门派不同不便插手。
叶问虽然去北方,但并没有和宫二(章子怡饰)正式见面。因此叶问会说,1937年他曾经想去东北而没有去成。1937年他是没有去成,但是他1940年去了。两个小时的版本其实有表现,电影结束的时候宫二在雪地里打拳,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那个黑影就是叶问。

二、叶问与宫二的感情是怎样的?
宫二在最后向叶问吐露心迹:“叶先生,我心里有过你。”然而,叶问却一直没说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过宫二,他只是藏起了一粒扣子。他们俩的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问与宫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家卫天才地配上一段意大利歌剧,这场戏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两个人看上去若无其事的内心已经翻山倒海。之后的“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也非常暧昧,要知道,宫二又叫“宫若梅”,踏雪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梅。包括宫二的回复“一约既订,万山无阻”看上去都是男女之间的表白。
然而,它同样也可以是两位武林高手订下一个切磋武艺的约定。编剧邹静之认为,叶问去北方的目的就是为了见高山,见六十四手。徐皓峰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说,这部电影建立在民国时期的质感上,那个时候男女情爱也有君子之交,很庄重。编剧写戏是写庄重的气质,观众自己去品。
王家卫却给出了一个不太一样的解读,他说,练武的人都有动物性,平时可以很和善很随和,但打起来的动物性就很强,用弗拉明戈的音乐是要还原两人这部分的自然面。

三、宫二为什么要奉道?
宫二为了有资格向马三(张晋饰)复仇,奉了道,发誓不结婚,不传后,不传艺。
在现代人看来,这有点让人纳闷,她难道不能够只退婚吗,退婚不就已经证明她是宫家的人了吗?
邹静之解释,光退婚不行,这样不能说服别人。否则的话,你这两年不结婚,隔两年又结婚了,那怎么说?
徐皓峰解释,宫二奉的道叫“独行道”,这是东方武人的传统。宫二必须奉这个道,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决心。这是一个特别高级的承诺。
宫二在废马三武功的时候,也中了马三一掌,回到家后,她口吐鲜血。她的伤一直没有好,吸鸦片是为了减缓痛苦。宫二的伤没完全好,也是她死得那么早的原因。

四、马三为何能致他师父于死地?
马三只会形意拳,为什么能胜过既会形意拳又会八卦掌的师父呢?
编剧徐皓峰解释,这是因为师父下手没有徒弟狠。宫羽田(王庆祥饰)当时也打算对马三下狠手,但他只是打算废他武功,比如伤筋动骨,打伤经脉,打伤内脏这样的。但是没想到马三一上来就要师父的命。宫羽田当时留了一手,因此师父在被马三打伤了之后还有余力把马三震飞。
邹静之则透露,在剧本中,马三原来是从乱坟岗上拾回来的弃婴,宫老先生从小教他武艺。马三下狠手突出了马三完全没有德行,同时也突出了宫羽田品格高,有温情。

五、师父出殡时马三为何要捣乱?
马三已经打死师父了,可他为什么还要派弟子去送殡的队伍大闹一场呢?仅仅是为了表现这个人物的可恶?
邹静之解释道,马三还有别的用意。马三虽然打死了他自己的师父,但他同时还认为,宫二已经订婚了,是别人家的人,宫家已经没有人了,因此,他就得继承宫家的东西。马三派徒弟去闹,也是打着为师父送行的幌子。这样的吵闹,在中国的农村其实挺多的,比如这家死人了,没有后人,来抢摔火盆的人就特别多,就是为了来闹家产。这些都是中国仪轨的一个片段。
邹静之说,这种宗派的仪轨现在已经不多了,相声界还有这个规矩,你没有拜过师,你就不是门里的人,特别讲究宗派。

六、为何宗师都去香港了?
叶问、一线天、宫二后来都去了香港,这无疑和大时代有关系。
邹静之解释,1949年后,大陆的武馆好像都关了。当时有“地富反坏右”,练武的人被归结到流氓、打架斗殴、帮凶。香港就变成了传武学的薪火之地,于是出现一条街上都是武馆的景象,很多武术的薪火都在那时慢慢燃起。后来咏春拳、南拳等传出国外,也是李小龙依靠香港为跳板而慢慢走出去的。

七、什么是刀和刀鞘,面子和里子?
徐皓峰认为,宫二与叶问,马三与宫羽田,都是刀与刀鞘的关系。宫羽田这把鞘没有藏住刀,结果刀破鞘而出,最后刀也折了。但是叶问这把鞘却把宫二这把刀装住了。
宫羽田与丁连山(赵本山饰)、叶问与一线天,则是面子和里子的关系。编剧徐皓峰说,中华武士会,明里是武术救国,暗中就是北方暗杀团。就像日本的柳生家族有“明柳生”和“暗柳生”,明的是将军家的教练,暗的都是专事暗杀的隐者。
徐皓峰还说,叶问与宫二也有一层面子和里子的关系,宫二选择永远留在现状,成为了武林最隐蔽的本质,武林的过去,叶问成为了面子,他走出去了,见了众生。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hu Jan 22, 2015 10:20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王家卫注解"一代宗师3D" 不是看不懂是时代走得快
彭骥
2015年01月05日07:32 来源:新闻晨报

http://media.people.com.cn/n/2015/0105/c40606-26323326.html



由王家卫执导,梁朝伟、章子怡、张震等主演的《一代宗师3D》将于1月8日登陆大银幕。昨日,导演王家卫携主演张震来到上海举办首映发布会,介绍了自己在影片3D 制作中的心路历程,并与张震从不同角度解读《一代宗师3D》新加入的重场戏“千金难买一声响”。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谈及“观众看不懂”话题,王家卫表示,自己并不认为“看得懂”是衡量一部电影好坏的标准,但对于自己想传达给观众的东西,他会愿意往前走一步,“我会感觉,这个时代走得那么快,我们离现在的观众有这么一个距离”。颇有点崔健的意思——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3D版本是初衷

虽然《一代宗师》获得好评如潮,但《一代宗师3D》的出现多少还是有些出人意料。旧片重造,王家卫《东邪西毒终极版》就曾玩过一次。然而,王家卫告诉记者,其实自己并不大有重新翻拣自己作品的习惯,《东邪西毒终极版》是因为当时对它的音乐有点遗憾,希望能做得更好;《一代宗师》则是因为初衷就是做3D,当时因为时间、预算等原因而作罢,但拍的时候就拍过3D 镜头,这次不过是将愿望实现而已,所有戏份用的都是原有素材,“也就这两部电影。重新做,同样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希望能做到极致”。

王家卫表示,自己对3D完全没有概念,这次技术层面用的办法是“见个高山,找最好的团队”。抱着“见天地”的心态,王家卫远赴美国,最终选定与好莱坞顶尖3D团队Gener8合作。王家卫介绍,自己见了很多公司,大部分公司问的都是“几时交货”,“只有这家公司问我‘你有多少时间’,我很奇怪,说是你们做又不是我做,为什么问我的时间?他们解释,所有的打斗,都是非常东方的美学,不一起做的话,他们掌握不了。就因为这个,我选择了这个团队。最终的3D效果对我来说,最过瘾的地方就是它是一个整体”。

愿意“往前走一步”

《一代宗师3D》上海首映礼后,很多观众反馈称,相比原版,新片改动不小,全片改以叶问为主线,脉络更为清晰,很多此前被认为“看不懂”的部分也变得清晰,还新增了不少新戏份,比如特别加入了一段张震饰演的八极拳宗师“一线天”与梁朝伟饰演的叶问在十里长街“千金难买一声响”的“听刀对战”。据悉,“听刀对战”是整部电影最后拍摄的压轴镜头,拍摄时间长达90个小时,张震饰演的“一线天”首次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剃刀,却没能在《一代宗师》中出镜。这次,王家卫号召工作人员花费两个月的时间,将《一代宗师3D》数十万件道具重新清点,找回剃刀,作为礼物赠予张震。

对于《一代宗师3D》是“解读版”的说法,王家卫表示,之所以以影像方式做解释,是因为拍摄《一代宗师》的过程中,自己被“宗师之路”感染,希望能让观众更近距离了解当时的武林,所以在新版中做了更浅显的解释。“既然上次大家有不太明白的,那我这次就通过叶问去讲我的意思。很多东西,这么讲听不懂,换个角度讲就懂了。我不停尝试着,换个讲述的角度。”

谈及很多导演遭遇的“看不懂”话题,王家卫表示,自己有太多电影被说“看不懂”,但是否看懂对一部电影来说,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一些很烂的故事倒是很容易就能懂。我觉得,好电影不是提供一个答案,而是让观众去找答案。当然,为了让观众看得更清楚,我愿意去开这个门……我觉得自己在《一代宗师》中讲得很明白了,但现在的观众或许并不了解武林是什么、金楼是什么。观众文化完全不一样了”。不过,王家卫并不认为是观众懂得太少,“我会感觉,这个时代走得那么快,我们离现在的观众有这么一个距离。那么,如果观众还愿意走近一点,我也会往前走一步”。

爱买内地小说版权

下一部电影,王家卫表示还完全没概念。手上购买的张佳嘉、金宇澄小说版权,王家卫认为,两个人代表了不同的年龄层,很有意思:“金宇澄的非常厚重。他是把过去几十年的体验放进一本书里。张佳嘉则完全是短篇,每一个故事都好像是一个电影故事,有电影的影子在里面。”

王家卫表示,自己是一个有阅读习惯的导演,过去几年买了很多书的版权,“比如,上世纪30年代上海作家的短篇,韩少功的小说,其实我都买过,后来放在《2046》里,只是大家没有看出来而已”。而中国内地小说是他购买版权的大头,“我觉得,整个亚洲保留一定阅读习惯的,就是中国内地,还有日本”。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Thu Jan 22, 2015 10:34 p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hu Jan 22, 2015 10:21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3D》再创高山 王家卫中国美学惊艳3D世界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2014年12月29日16:56

http://ent.people.com.cn/n/2014/1229/c1012-26295445.html

人民网-北京12月29日电 (记者蒋波) 由博纳影业、泽东电影和银都机构联合出品,王家卫执导,梁朝伟、章子怡、张震等主演的传奇3D动作巨制《一代宗师3D》,2015年1月8日即将全国公映。《一代宗师3D》是导演王家卫的首部3D电影,也是前所未有的以3D技术形式纤毫毕现地展示中国独特美学神韵的作品。王家卫与好莱坞顶尖3D团队Gener8合作,后者凭借雄厚的实力挑战3D制作的“雷区”,将片中的雨雪镜影和功夫招式呈现得立体逼真。更因有王家卫导演在制作中全程把握精髓理念,令电影惊艳地表达了功夫所背后包蕴的精神意境和中国美学。“我带《一代宗师》走过很多地方,”王家卫称,“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个电影是3D版本会是什么样呢?应该很过瘾吧。”

西方技术东方灵魂 王家卫“搭手”好莱坞开创“3D中国美学”

在影像世界里始终追求完美的导演王家卫,《一代宗师3D》首次制作3D,选择了好莱坞一线团队Gener8合作。作为王家卫的影迷,Gener8团队一开始便为《一代宗师》中唯美的画面和精彩的打斗所着迷,对影片抱有极大热情。不过,《一代宗师3D》的制作对于曾经打造了《哥斯拉》《超凡蜘蛛侠》等优秀3D影片的Gener8来说,仍然是个不小的挑战。“《一代宗师3D》和一般的3D不同,”王家卫称,相比于3D电影通常表现的魔幻题材,“这部电影的灵魂是中国的美学,需要用3D的手段去表达抽象的概念。”

为了令西方的3D技术更贴近影片要展现的中国美学,王家卫定期飞赴洛杉矶,与Gener8深入沟通对3D呈现和影片内涵的见解,力求在技术上实现飞跃的同时,保留影片原有完整的“东方气场”。“《一代宗师3D》在西方把控的3D话语权中加入了一些中国的想法。”王家卫表示,3D技术让电影多了一重语言手段,也多了一重表述空间,令武学功夫这样的中国题材在表现方式上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而《一代宗师3D》的制作完成,也让西方的技术拥有了东方的灵魂。

雨雪镜影如临其境 《一代宗师3D》动作戏“更上一层楼”

在3D制作领域中,雨、雪、镜子和倒影是极难展现的四种元素,堪称“雷区”,因为3D技术最擅长的是表现现实的存在。故而,《一代宗师3D》中大量出现的雨、雪、镜、影等运动或虚化的意象,给影片3D制作带来了相当的难度。如何既能追求3D影像立体感,兼又保持故事的意境、不破坏影片“雾里看花”般的美感?为此,Gener8团队出动200位专业3D制作师,从人工手绘到大型综合合成,想尽了办法。“你在看雪花的时候,会有它们真的飘浮在空中的感觉,”Gener8负责人Paul Becker有信心,“《一代宗师3D》的场景能让观众们身临其境。”

此外,电影中占很大篇幅的动作戏,对于3D制作来说也是一道难题。《一代宗师3D》中,不仅功夫的动作速度很快,镜头的剪辑节奏也十分紧凑。“所以我们格外注意空间上的关系,因为王家卫的镜头都有非常丰富的景深层次。”Paul Becker称,3D电影很少像《一代宗师3D》这样有如此精彩的打斗,通过对动作与空间关系的精心处理,电影的动作戏份在视觉上将“更上一层楼”。而对Gener8打造的《一代宗师3D》的最终效果,王家卫也表示感到惊喜。在一部电影中,将雨、雪、镜、影以及功夫等最难用3D表现的元素集中以最精良技术极致展现,《一代宗师3D》将以怎样的面貌“见众生”,着实令人期待。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Thu Jan 22, 2015 10:24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再归来
日期:2015/1/1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华语电影中能冲破类型片窠臼,同时又可坦然按照执著的老灵魂来进行纯美学表达的,实在不多。
撰稿/独孤岛主

http://www.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5002



  《一代宗师》又回来了,这次是3D重剪版本,时隔两年,在影院里重温,令人恍如隔世,如同叶问在影片里扯下大衣纽扣纪念去不了的东北,勾连记忆,重塑当下。

  雨夜大战,水与袖的写意飞散,似乎是今次3D版本的奇观看点,但观众亦可轻易发觉,新版《一代宗师》并非任何场合都彰示3D效果,对于重点戏码的视觉渲染,与本就充满视觉魅力的画面质感相连接,不算突兀。这自然颇具一些事后诸葛亮的追认意味,但如果抛开噱头来看,这一版的剪接顺序基本上执行了此前北美版的路数,在叙事流畅性上,较之两年前的国内首版要好了很多,更通俗。两年前的版本,还有点《东邪西毒》式的散乱时空结构,新版则非常明晰地将叶问、宫二及整个武林在时空中的变化,流利地梳理了一遍——比如开场的雨夜打斗,首版并无对门外观战者的清晰交待,而这次则直接告诉观众,在铁门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派宗师宫宝森。如此细部的调整,令影片的可接受度大大增强。

  重剪版最受关注的,显然是张震饰演的“一线天”在影片中的地位问题。首版里“一线天”出场不多,身份模糊,与叶问这条主线并无交集,因此在重剪版中究竟去留如何,成为焦点。新版中张震的戏份依然不多,但与叶问有非常重要的对手戏。同时他在片中的地位,也有机构成了《一代宗师》所要表达的“逝去的武林”的一个部分。若说“一代宗师”叶问是整个宗师里的一个分支,那“一线天”显然亦是特定时空下的一脉代表,如同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若隐若现,是暗淡光影里浮现的隐约面孔。

  对观众来说,再次观赏《一代宗师》这个行为本身,也足以加固对于王家卫电影的寄托式想象,仿佛在浩如烟海的素材中,随便剪一版都是好的。这种误读,基本上来自他过往作品的拍摄传奇——《摄氏零度·春光再现》、《东邪西毒终极版》……作为港产电影中极其少有的文艺“作者”,王家卫本身被加上了太多光环。新《一代宗师》前半段较首版紧凑之余,亦不免落入“名人名句集锦”的套路,王氏金句辅以徐皓峰和邹静之两位编剧贡献的关于武林、关于人生的意涵,令本来已经被传颂良久的招牌句子再度动人。“留一口气,点一盏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成为文艺青年新口头禅的同时,亦加魅了王氏神话。

  梅林茂三十年前为森田芳光导演的《其后》所作原声音乐中的某些段落,被原封不动照搬到《一代宗师》,并不是这次的首创。但在一个更为清晰的故事脉络、更为讨好观众的先在格局中(甚至每个人物的名称与身份都打在了字幕上),回过头来细细体味《其后》的惆怅气息与《一代宗师》里叶问同宫二“叶底藏花一度”的纠缠,竟有许多异曲同工。当年《花样年华》同样用梅林茂的配乐,将中日文化互通的含蓄与伤感,全力代入。《一代宗师》的爱情,是置于更广阔的时代背景之下,同样含蓄克制,充满悲剧色彩,这是王家卫“借来的”的作者特性。

  当然,回到正题,这一版本更加明确地道出了一个“宗师”群像在大时代中的起落——价值判断放到其次,回归到作为习武者的本质上,由北派宗师到截拳道宗师,一条脉络的延续过程清楚明白。表层上华丽完美的视觉效果,与内在的种种“香港身份”、“历史隐喻”一道,归顺于这个大的群体。华语电影中能冲破类型片窠臼,同时又可坦然按照执著的老灵魂来进行纯美学表达的,实在不多。从眼界到姿态,《一代宗师》无疑都是当下最值得学习的。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Mon Jan 26, 2015 11:59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记《一代宗师》里的民国女子--宫二篇

http://tieba.baidu.com/p/3551619653
转载自: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bf14260d0102vdm1.html



如果说叶太太的一生如同夫家的姓氏,一世为绿叶衬托丈夫孩子,那么无疑,宫二就是塞北雪原上一树怒放的梅花,她的一生就是为绽放而来。

宫二一出场就是蓄足了气势的,雨夜,众人拦下的人力车,忠心耿耿的家仆,镜头转动,精致的皮鞋,素雅的青衣,交握的白皙的双手,仿佛这是一位世家小姐,然而镜头再次切换到金楼,出现的靛青色衣装的女子,却有着一副清冽的面孔,略带凌厉的目光和极其清冷的声线,一开口便是“我爹一辈子没败过,谈何输赢!”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转身,章子怡已经把宫二的神勾勒出来了。

宫二小姐的锋芒毕露和清冷孤傲令人感觉好似一把出鞘的剑,藏也是藏不住的,何况她也不想去藏。然而剑有双刃,就难免伤人伤己,这样的女子注定过刚易折,看到影片里第一个场景,似乎已经可以预料到她的结局了。然而,这并不妨碍她的魅力。

那一场比试,叶问开始并未怜香惜玉手下留情,宫二更是一丝不苟严阵以待,而两人这份对武学的相似的追求,何尝不是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呢?到后来摩拳擦掌,互探虚实,你来我往已是惺惺相惜。三秒钟的贴面而过,一瞬间的气息相闻,有些事情就注定不同了。宫二险些跌落楼梯之际,叶问出手相扶,是一贯的君子所为,宫二借机险胜坐在廊杆上,相视会心一笑,彼此却是心知肚明。她要的不过就是一胜,是保全宫家的声名,他既给了,她便接着。宫二重输赢,却也有自知,不忸怩,她并非刚愎自用,更不是夜郎自大,她清楚自己的弱点,却不加掩饰也不辩驳,宫二是一座山,有着山的高远与坚毅,也有着光风霁月般的磊落和坦荡,因此火车上她才能断然出手,急中生智救下受伤的一线天,这是她的豪情和侠义,用的不是武功却是勇气和智谋。这些恰恰是寻常女子身上没有的。不需言明,而叶问自然懂得。

整部影片里,宫二的妆容衣着都是清冷的,唯独与叶问千里传书的时候,着绯色立于窗边,手握信纸,笑容娇俏,眼神不再凌厉,却有一丝小女儿的伶俐,恰如雪中的一树梅花。如若照着这个情形发展下去,宫二的人生很可能完全不同,也许她同样未必会跟叶问有怎样的情缘,然而这个男人却让她懂得了柔情。她也许就如约出嫁了,为人妻为人母,让这份萌芽的柔情得以继续生长,开一树繁花,结累累硕果,那时也许她就见了众生,可惜,可惜这只能是如果。

偏偏她是生在那个时代,变迁里,人命如同草芥,众生为了一线生机如蝼蚁一般挣扎,那一点小儿女的情感,又到哪里找到土壤安放?如果说《倾城之恋》是倾一座城,成全了白流苏的一世姻缘。那么佛山沦陷,就是倾一座城,毁了宫若梅的痴心妄想。之后,师兄弑父叛国,让她的世界彻底陷入死局。宫二是跟着父亲长大的,父亲是她心里的天,宫家就是她心里的世界,她内心解不开的结就是宫家和父亲的声誉,为此她不惜一切。不是没有纠结,不是没有不舍,可是她绕不过去心里这个坎儿,就如同叶问绕不过生活这座山,有些事情只能自己趟过去,然后才能懂,否则道理就永远是道理,到不了心里。那个年代的人,讲究“信”“义”,说是时代的悲哀也好,说是封建的藩篱也好,可他们有自己的信仰。为名正言顺,她只能奉道发誓不婚嫁不留后不传艺,拼了韶华正好的一世人生和人人称羡的家传绝学做了复仇路上的祭品。

大年夜,火车站,宫二大败马三,这是她人生的巅峰,她把这个巅峰演绎到了极致。同一门里两手绝活的对决,同一门里,两个传人的生死较量,带着残酷而决绝的美感。而此一战宫二同样是用心的,她做足了功课,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她赢得问心无愧,也赢得马三心服口服,甚至因此悟了老爷子用命对他的点化之意。最平淡的话语,最细微的表情却表达出了内心最强烈的情感。看似气定神闲,可背后一口鲜血,两行清泪,这场大战已经耗尽了宫二的心神。此后的宫二只是一个游魂,带着一具残破的身体在世间漂浮,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成为照耀她余生的一道光芒,也许便是对叶问的一丝未了却的牵念。

凭着这一点牵念,她走过了千山万水,走过了十年光阴,终于命运对她有了一次垂怜,余生里竟还有机会再见。那时,她虽冷,可因着这一份痴念,人生还是有一点微光的。北方人重过年,宫二又是最讲究规矩的,可大年夜,她许了叶问进门祭拜先人,桌上是她亲手煮的饺子,她是真拿他当了自家人的。叶问说要见宫家六十四手,可她想听的一定不是这句,习武之人谈到此处也可理解为挑战了,虽有旧约再先,于此情此景也是无论如何都不合时宜的。难怪她笑说他进门前若这样说就得先唱一出《杀四门》了。六十四手是宫二的心头痛,他的话又仿佛是把这痛撕开了,那一缕微光也要消散了吗?

又或许,叶问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他心心念念想见的想找回来的是宫家六十四手,还是眼前人曾经的风采?这些年浮世沧桑生离死别都经过了,一枚扣子却藏在手心留了下来,从佛山带到香港,甚至钉在床边日日相对,到此刻,终于见到了人,却有些迷茫,那是真的吗?湮灭在时间里的影子,回忆里亦真亦幻的心动,被战火切割撕裂的情感,期待了太久的相见,憧憬了太多次的重逢,十几年别后光阴里早已不敢抱有的希望,再见时都让人觉得恍惚吧?太过珍视的,总是更怕打碎,总是更要小心翼翼。何况这中间隔了太多的山重水复和人间冷暖的变迁?她不是她,他也不是他了。感情于他们,都已经变得太过奢侈。于是,他也只能谈谈宫家六十四手了吧?而他一再的努力劝说,何尝不是想让宫二走出复仇的誓言重新开始生活呢?毕竟在他看来,她的年龄原本该是习武之人的鼎盛之年,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她早已病入膏肓。他也在为她尽着心的。在他们的心里,对方和武林和最美好的时光,早已密不可分。可惜十几年支离破碎的分离岁月,已让他们没了相知的机会。“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可惜,终究是晚了,可叹,终究是错了。那缕微光也渐渐消失在了暗夜里。

最后的相见,镜前涂抹惨白的脸,点上如同滴血的唇,这是她唯一的一次浓妆示人,带着一点妖娆冷艳的美,却掩盖不了眼底的萎靡和纤细羸弱的身躯,如同一朵花即将凋谢,那光散了,生命也就到了尽头。即便如此,她却还骄傲的笑着对叶问说,如果学戏自己定也是台上的角儿。这就是宫二,她的生命无论安放在哪里都注定要绽放出光彩,她做不了台下的看客,她定要登台自己演一出,管她杨门女将,还是游园惊梦,定要精彩,那才是活了一回。哪怕此刻花已经开到了荼蘼,她也没有太多的期期艾艾,还是带着这一股高傲的心气儿。差了一个转身?是啊,不是不悔,可这就是她的选择。

这次宫二言明,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此身早已如风中残烛,既不能再打出那样的神韵,又何必给你再见?再见,更不如不见。那一段情,她表了,那一颗扣子,她却还了,宫二的告白也是决绝的,他既不说,她便说了,可她说了也是从此绝了这个念想,这是宫二的骄傲,可也有宫二的大气和坦荡。他回答的句句都在“礼”,可掩盖不了心里忆的每每还是“情”,更掩饰不了眼里那泫而未滴的泪。宫二性子虽烈,却是个通透的人儿,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这段情,只能到此为止了,她也知道,见众生的境界,自己没机会了,她更知道,叶问的余生还可以有大成,经历过人间悲喜的他现在亦需要支撑,于是,临别前,她把父亲的遗志、心愿和境界都讲给了他听,更给了他一个武学上的期许:这条路我没走完,希望你可以把它走下去。输赢,曾经最看重的一切,而今都不重要了。她只用最后的生命留给他留给她心里的武林的一道光,也许他早已参悟,可她只想再尽点自己的心。六十四手,见与不见,还那么重要吗?他,原该懂的。

累了,倦了,不如归去。这一生,宫二把自己活成了一部传奇。然而烟雾缭绕里,她终究是寂寞的,相知不相知,那一出游园惊梦,毕竟是再也没机会唱的了,怎能没有遗憾?从此,忘却人间事,魂归故里,只留下一盒发丝香烬给叶问,丝(思)丝入扣也好,青(情)丝成灰也罢,谁知道呢,都放手任雨打风吹去吧。她只做了想做的,如此而已。

她说,所谓的大时代不过就是个选择,我选择了留在我的年月,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漫天的飞雪里,笑容灿烂的女子,掌风烈烈,英姿飒爽。那是她最美好的时光,那里有逝去的年华和浩荡的武林。眼前是铺天盖地的白,而她就如同一株墨梅点缀其中,也许,那就是她的魂魄,在那熟悉的泥土里,终于化作了一树梅花,安心生长,悠然绽放。可是,是否还会期待着,那人来?

这,是那个时代留给一个女子的遗憾。

尾声---

乱世多豪杰,民国的女子的传奇故事向来为后世人所津津乐道,张永成是古典女性的代表,而宫二则是浓缩出来的那个年代的传奇女子的典范。然而对宫二,我倒觉得她的形象又是不同的。如若去掉她和叶问的情缘不谈,宫二本身倒很像我们传统文化里面的士大夫的角色,讲气节重操守,宁折不弯,又自有一股疏朗之气,只是宫二的家国天下小了一点,局限在了宫家这个小天地里,一生未能脱离出来,全了宫家一世威名,却也断了宫家的薪火相传之路。从这个层面来说,一线天便与宫二不同,他着眼于“国”,所以他是武人中出仕的一个类型,后来又能大隐于市。而叶问又在另一个层面上,叶问追求的是“道”,着眼的是“天下”,在那个年代,看起来叶问是无为的,作为一个武者,他未能如一线天般报国甚至未能如宫二一般保家,只是顺着时势讨生活,然而恰恰是这个无为最后成就了咏春的传承和发扬光大,实现了真正的有为。成与败之间,到底什么是真正有益于后世的呢?当时的人们也许不得而知,唯有后人评说了。

一部好的电影,也许就在于每个人都可以从其中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千秋家国梦,一世儿女情,这部浮世绘里,有太多太多的内容可供玩味。王家卫说,你们解读过度了,没有爱情也没寓意,然而你却可以看到他墨镜背后狡黠的笑容。作为一个喜欢玩暧昧的导演,也许他比谁都清楚,文字也好,电影也罢,永远都是从交出去给大众那一刻开始,就与创作者无关了,看客看的永远是自己的心境。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看过就至少能解读出一千个版本的一代宗师。而这恰恰是这部电影的韵味所在。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0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作者:李卓倫, 2013-02-08 04:07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會員影評/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一代宗師》有別於香港過往以人物為主的功夫片,此片勾勒出近代中國武林由民國起至五十年代的變化,這些想法應該來自曾撰寫《逝去的武林》的編劇徐皓峰(即徐浩峰)。他對武林歷史的認識,拉闊了此片的格局和視野,在此應記一功。

武林中人宮二(章子怡飾)、葉問(梁朝偉飾)和一線天(張震飾)南來香港,或開醫館治病救人,或設館教授武術,三人的故事重疊出位處中國邊陲的香港故事。從王家衛的電影討論香港人的身份,一直都是不少電影學者研究他的進路,其中從他的電影鏡頭如何捕捉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入手。於此,《一代宗師》便非常重要,因為此片寫民國武林人士在五十年代南下香港,剛好接上了《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的六十年代。《一代宗師》的完成啟動了王家衛由民國起,開往六十代香港的歷史火車。

《阿飛正傳》的露露(劉嘉玲飾)或蘇麗珍(張曼玉飾)、《花樣年華》的蘇麗珍(張曼玉飾)、《2046》的白玲(章子怡飾)和《一代宗師》的宮二,在這架歷史列車裡,分別與旭仔(張國榮飾)、周慕雲(梁朝偉飾)和葉問踏著探戈的舞步盤旋穿梭,在鏡頭下各有風姿。王家衛的電影一貫瀰漫窺視的慾望,大部份女性都是「被看」(to be seen)的主體,成為男性凝視的對象。露露、蘇麗珍和白玲正是如此,唯有宮二將此扭轉,反使葉問成為她眼中的「被看」主體,這是王家衛在《一代宗師》最突破過往作品之處。

首先回溯《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看眾女角如何成為「被看」的主體。蘿拉‧莫薇(Laura Mulvey)認為主流電影助長了觀眾(男性)對女性的窺視慾念(voyeuristic phantasy),從而令其獲得快感 [1]。《阿飛正傳》甫開場,鏡頭跟隨旭仔穿過走廊,轉身開啟樽裝汽水,向著蘇麗珍說話,鏡頭對著蘇麗珍的背部,特寫旭仔的面部,觀眾知道蘇麗珍被旭仔看著,旭仔向蘇麗珍調情。另外,該片有一幕,露露對著歪仔(張學友飾)跳肚皮舞,歪仔亦試過無意中撞見蘇麗珍和旭仔親熱,卻又來不及迴避,無論露露和蘇麗珍的活動盡收歪仔的眼底。蘿拉‧莫薇稱這樣的女性被鏡頭塑造成「一副被看的模樣」(to-be-looked-at-ness)[2]。

蘿拉‧莫薇解釋主流電影令觀眾(男性)帶來快感的其中一項原因是,「攝影機」的擺位和移動,蘊含窺視的意味。《花樣年華》有一場戲,當蘇麗珍走入小巷時,鏡頭從她的大腿向上移至後枕,像是打量她的背部,隨後周慕雲迎著鏡頭而來,配樂《夢二》奏起。背部帶起的慾念原來暗示了,周慕雲欺騙蘇麗珍稱,他太太回了娘家,鋪排將來周慕雲對蘇麗珍彼此偷情的好戲,蘇麗珍的背部成為挑起周慕雲慾望的象徵,這場戲說明了蘿拉‧莫薇的觀點。

到了《2046》,窺視可謂明目張膽,周慕雲曾經直接窺視鄰房的白玲和王靖雯(王菲飾),白玲和王靖雯在他眼中,成為了蘇麗珍的感情替代品,將他對蘇麗珍的感情投射到她們身上。他把窺視白玲和王靖雯的慾念化成文字,撰寫成小說《2046》,在故事中間接操控她們的感情,嘗試彌補曾經為蘇麗珍付出現在卻無法挽回的感情。

王家衛的電影常常出現男性窺視女性的一幕,《一代宗師》卻正顛倒了這樣的關係。當葉問與宮羽田(王慶祥飾)比武時,宮二透過屏風窺視葉問達四次之多。之後宮二代父親在金樓宴請葉問,與葉問比試武功,上下翻騰,多次近鏡捕捉他們四目交投,明顯呼應早前宮二窺視葉問的一幕。當這場戲比較後來以霧起白煙籠罩的火車站,背著高速前進的火車為背景,與馬三拳來腳往比武的一場,便一目了然知道在金樓她和葉問並不是單純的比武,而是擺動身體談情說愛。

導演一再強調宮二窺視葉問,事必有因。宮二的窺視不僅是為之後她與葉問的感情發展埋下伏筆,更重要是由此延伸到父仇、家學的承傳和愛情。宮二不再如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般,純為男性的慾望對象。她主動窺視葉問,表現其本身的女性自覺。

宮二的性格非常複雜,其描寫猶勝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她本身是宮家的傳人,尤其師兄馬三殺害其父後,她更是宮家六十四手的唯一傳人,肩負武學承傳之責。此同時,當葉問和其父比武時,她已經愛上了葉問,後來彼此通信。她既要報父仇,又要承傳家傳武學。

之後她立下終身不嫁、家學不傳之誓報父仇。這樣於她似乎若有所失,始終其六十四手絕學自她再沒有傳人,而愛情上她亦未能和葉問開花結果。然而,家族武學之承傳不僅是一門之事,個人層面上她報了父仇,向葉問表白,心事可謂已經了結,放下了個人在父仇和感情上的包袱。她找對了人生的方向,完成個人心願,比起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莫不在錯誤的時間愛上錯誤的人,或墮入了迷糊的人生困局中,可謂多了幾分悟性。無錯,她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片中兩次出現佛像的鏡頭,可視為王家衛對其悟性的註腳。

宮二要從家族武學的承傳、報父仇和愛情之間選擇,到最後決定放棄一切報父仇。雖然結果她重傷病逝,也無悔此生,比起以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多了幾分自覺之餘,也更見瀟灑。總結《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女性從開始被視為慾望的對象,到《一代宗師》的宮二,離開了男性的陰霾,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是踏出了女性自覺的一步。《一代宗師》的精彩正在於見證了女性終於在王家衛的鏡頭下成長,此為王家衛在刻劃女性角色的重大突破。

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宮二走了幾回又何妨呢?畢竟她已經擁有了一切。

註:
[1] Mulvey, Laura (1992)."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 Film Theory and Criticism: Introductory Readings. 4th ed. Eds. Gerald Mast et al. New York: Oxford UP. 746-757.

[2] 同上。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Wed Jan 28, 2015 11:43 p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2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葉底藏花──《一代宗師》的金句符號學及主體建構
作者:朗天, 2013-01-21 07:06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會員影評/葉底藏花──《一代宗師》的金句符號學及主體建構



王家衛式金句氾濫本地媒體,全城談論《一代宗師》。當我的一名學生在他剛提交的短片作品用上獨白:「打機,兩個字:左右、上落」(指那用箭嘴顯示的四個快速鍵;明明是四個字,卻仍要這樣說)作為開端,我無法不承認,新一輪「王癮」(如還不至於「王毒」的話)業已成形,新一代「王粉」行將出現。

《一代宗師》究竟有什麼魔力?除了照搬以往王家衛作品的大堆頭明星(從《阿飛正傳》到《藍莓之夜》到《一代宗師》,由香港一線紅星到荷李活大牌到大中華一網打盡)加話題炒作(透過訪問及幕後花絮報道)這公式,王家衛成功複製舊作引人入勝的敘事技巧,同時創造了新的金句系統,相信也是他再度點石成金的重要條件。

更重要的是,這金句系統儼然提供了一種集體無意識語言,循此我們可找到香港作為獨特之地的傷痛之源,從中構作的「香港故事」(同時是病歷),可視為為香港主體立傳。

放大跳敘手法

幾乎任何資深「王粉」都可一眼看出,《一代宗師》放大了《東邪西毒》敘事的方式。後者片前片後各出現一次,由張國榮飾演的歐陽鋒在鏡頭前大講生意經(「老兄,我看你也有四十出頭……」)之類的場面,幾乎遍佈《一代宗師》;差點每個角色都在特寫鏡頭捕捉下說出他們的代表對白。也許這個手段來自《旺角卡門》的偷格實驗(劉德華衝入火鍋店怒斬羅莽一幕,當時評論便已指出是把錄像語言移用到電影上),但顯然經過《阿飛正傳》和《重慶森林》,到《東邪西毒》得臻圓熟。全片碎裂的敘事塊,宛如把本可平鋪直敘的影段剪開,每到若干位置便偷走部分菲林,再掉換次序,因而觀眾看到的永遠不會是全貌。這種方法固然留給觀眾很大的想像空間,懸念製造也變得方便起來,尤其配合《東邪西毒》貫注全片的消逝和遺憾感。缺失,形成一種美學。

不過,《一代宗師》已把跳敘放大到跡近濫用的程度。角色們逐一對著鏡頭說話,他們的對手都不見了。本來,電影的魔術正在於讓觀眾看得見可以看見的,也可進而看見鏡頭沒直接讓他們看見的。王家衛一直擅於把「看不見的」拍出來,但這一次,他不但偷走了大部分場景與場景之間的聯繫與連貫,甚至偷走了同一場景人物與人物之間,人物與事件之間的連接;更甚者,他還恐觀眾留意不到這「風格」,於是把特寫(以至大特寫)和慢鏡大量(以至差不多可說過量)使用,把偷剩下來的畫面營造至過度飽和。他要觀眾集中注意「該看到」的部分,「看不到的」即使不被排除,也宛如備受壓抑。

無意識的語言

壓抑便會形成無意識,這是弗洛伊德(S. Freud)心理分析的常識。《一代宗師》被偷走的敘事(無論它們實際上有沒有拍攝),其跳敘所暗示的看不見部分,儼然構成了它的「暗黑面」。情節及人物設計上所謂面子及裡子的佈置,堪稱指涉對應。丁連山(趙本山飾)是裡子,宮羽田(王慶祥飾)是面子;一線天(張震飾)是裡子,葉問(梁朝偉飾)是面子。裡子是影子(shadow),面子是人格面具(persona),兩者合起來才是完整的自我(self)。這容格 (C. G. Jung)分析心理學的自我結構固然為王家衛好幾部前作的人物關係提供了詮釋的重要參考(例如《阿飛正傳》中最後神級出場的周慕雲/梁朝偉可視為本是旭仔/張國榮的裡子,後來翻上來成為面子。《春光乍洩》的張宛/張震可視為黎耀輝/梁朝偉的裡子),也彰示了王式敘事那底一層的存在。《一代宗師》偷走的敘事愈多,這底一層便愈廣闊;愈「呼喚」觀眾和詮釋者把它找回來。

明乎此,《一代宗師》那頗受視藝人指摘的,不惜犧牲色感層次的畫面數碼校色(大抵歸因於從《東邪西毒終極版》掙來的經驗不易),便也可得到同情的理解。扁平化效果引導出虛外之實,虛後之實,以及以虛引實的策略。

心理分析和分析心理學有特定的技術挖掘無意識,拉康(J. Lacan)便指示我們要掌握無意識的語言,尋找(同時是創造)被壓抑的原始創傷,從而以該創傷為起點,撰寫病歷(主體的傷痛故事)。無意識的語言每每有性的象徵,一般人耳熟能詳的戀母殺父、閹割焦慮等,便是這種象徵語言。假如我們把《一代宗師》放進這框架,那麼,那些充斥全片的氾濫金句,大抵可統統視為引導觀眾進入那暗黑底層的符號,並借這些符號之助,我們該可發現一個傷痛之源。

回不了頭的傷痛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在最好的時候碰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時間了。……我心裡有過你,可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宮二(章子怡飾)最後見葉問時,說出了上述金句。

宮二的漂亮遺言,情節上是表白,但葉問一早曉得她的心意(之前他們早互通魚雁──說什麼「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她其實只是向觀眾交代,提交暗示。「王粉」從她的化妝和對白內容自然聯想到《東邪西毒》片末同樣時不可予的歐陽大嫂,但後者充灌全身的是遺恨,宮二則彷彿點到即止,求仁得仁。她始終也是另一個「一代宗師」,她口中緩緩吐出不是(正常)人說的話頭。

也許觀眾不得不有此覺悟:《一代宗師》裡的金句不是人說的,不是角色說的,而是他們的集體無意識抖出來的。情節上,它們是江湖人的套語,帶點古風,可以說得通,而就其呼喚觀眾從中順藤摸瓜而言,我們更不必苛求所謂生活化和現實性。

宮二在《一代宗師》的悲劇,在於她執著於報仇,不惜佛前立誓:不婚嫁、不傳藝。她評價詠春只有眼前路,不顧身後身,但她拳路(六十四手八卦掌)雖懂繞圈,個人的生命卻也不免於此。她是東北人,《一代宗師》鏡下的廣東人/南人,才是火氣大、直性子(假盧海鵬飾演的金樓老闆燈叔之口直接點出)。她老爹勸劣徒,她的師兄馬三要懂「回頭」(「老猿掛印,志在回頭」),除了是指漢奸之路不好走,也是一種北人轉圜的智慧。但回不了頭的豈止馬三、宮二,整個南方武林,以葉問為代表,最後也回不了頭。

回不了頭,是南人的故事,說真切點,是南向的故事。南向所在,就是香港!香港本是個移民城市,一九四九年後,中國各地的難民湧入,其中有廣東人,也有東北人,他們的悲劇,正都是回不頭(回不了家)的悲劇。

香港主體上限

早有不少論者指出,《一代宗師》中的一代,是民國最後的一代,王家衛的致敬對象,是這整整的一代文化精英;那時學武的,同時學做人,武術是功夫,是修養,不是一種運動;練武者要「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這一代人,一九五O年代開始雲集香港,他們回不了頭,葉問尚能自況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宮二則沉迷鴉片,連眼前路也沒有了。

香港(人)的故事,上限該設在哪裡呢?這問題宛如問:作為主體的香港,該始於何年何月?《一代宗師》交出了它的答案﹕一九五O年!香港土生土長的第一代,便是一九五O年來港的這一代人的後裔。原始創傷之後,香港(人)只能一直向前走,走到一九八九,走到一九九七……

突入無意識,編寫屬於香港的故事,乃《一代宗師》在在暗示,處處呼喚之所依。金樓既是溫柔鄉,復是英雄地。情節上雖處佛山,但港式江湖的味道也呼之欲出。功夫的主題,也直指一種作為力度(表現為後來以活力、拼搏、靈活稱著的香港精神)的主體性。由個人到武林,由武林到世界,《一代宗師》敘事一路走來,終至全個森林,只成就了一個人。這個人,是葉問,是王家衛,當然也可以是任何一個具世界識見,主體挺立的香港人。

《一代宗師》片末的鏡頭顯示,葉問當年似該去了東北,卻在宮家門前徘徊未進。這個敘事被蓄意偷走了。宮二問葉問知否十年前的大年夜她在哪,葉問沒有回話(或觀眾看不見他回話),其實宮二也曾不知道葉問的行蹤──那次,他勒了馬,回了頭,但正好是取消北向南返。這種喻意只嫌太白。

葉(問)底藏花,《一代宗師》壓抑出一個暗處,一個底層,保障了詮釋之趣。是以當有人問及我對傳說中的四小時版本的欲望時,我幾乎是零反應。一百三十分鐘還不夠嗎?小心再長一點,底子藏的花便沒了。

【原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3年1月20日】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Wed Jan 28, 2015 11:47 pm;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2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師》──從《其後》說南北談新舊
作者:登徒, 2013-01-17 00:47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會員影評/《一代宗師》──從《其後》說南北談新舊

《一代宗師》雖以民國武林恩怨招徠,又是葉問事跡改編,箇中拳腳過招不絕,既比招式、架勢,又比想法、願景,卻是將文藝融匯於動作和史詩之內,正面面對新舊中國、南北分野和香港身份。

王家衛風格更精淳有緻,動作燦爛而並不艱澀,不僅是顯眼的金句連連,一改過去只見點不見面的局促,而是講格局,抒情懷,回首歷史,放眼庶民,葉問一生,經過清末到民國、內戰、新中國,以至殖民地,從寬度和深度,皆是他個人大突破。

戲內雖百眾紛陳,總體是上世紀武林的整合興衰,若武術乃一種傳統國粹,那末,《一代宗師》將傳統文化經過內耗、融合和外在政治環境變化,從純文化演變至實用性,才能見眾生,從精英階層,推展至庶民百姓,亦突出了香港這南方小城的特質,避災避難,江河匯集。戲內的一線天、葉問皆開始授業生涯,一幅幅師徒合照,展示了開枝散葉,「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真正將國粹與時並進,發揚光大。這過程表面是文化興衰,實則政治國情的顛簸。

但直至宮二奉道報仇,與葉問那段倒旋半生的情線浮面,《其後》主題音樂歷史性地藏在宮二身後,那新舊題旨才完整地浮現,亦帶來王家衛過去遏抑情感的主人翁的大突破。

明治維新的新舊交替,做就了代助夾於時代狹縫之中,進退維谷。夏目漱石於1905年寫成《其後》,無巧不成話,戲內大師哥丁連山,就是在1905年南下隱居,葉問那頂帽子,與吊在高處的街燈互相輝映,於是其來有自。

代助這人物,亦一分為二。四十歲前的葉問,未捱過窮,一直活在春天的世家子,是高等遊民階段的代助;奉道報仇、不傳藝、不婚嫁、不留後,留在冬天的宮二,是孤絕獨行,遺憾終身的代助。宮二最後自白:「葉先生,世間一切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暗合王家衛對緣份感性,亦直接重探《其後》主題。

當然,《其後》只是引子,盛載的仍是王家衛的遏抑情感和面對大時代的思辯。《其後》兩段音樂,各自出了兩次,全都放在宮二身上。第一段,第一次,在宮二責叔父袖手旁觀,說三道四後,個人向右獨行奏出;第二次,宮二收拾馬三後,身受重傷吐血,這段音樂,再出像哀樂。而主題音樂,第一次,雪地耍拳;第二次,福星托髮盒於葉問。

兩段音樂之間,夾著宮二跟葉問的最後對話。宮二以代助身份,向葉問吐露最終心事,一訴衷情,卻只能到此為止,是無法回頭了,一如《其後》那經典的花前表白。

但放在王家衛戲內,意義殊不簡單。她面對面的,毫無虛怯的,從未如此坦白過,表白過,從個人到際遇到愛情,自己成了一台戲。短短一段話,王家衛踱步近三十年,終於找到一個釋放自己的好時機。內地有媒體認為此片是《東邪西毒》無異,單就上述的表白,已然差之毫釐繆以千里了。

好友兼同事,作家陳寧跑來跟我說得沒完沒了,禁不住的興奮瀰漫我們的相互搭訕閒聊中,她說,宮二只在跟葉問交手後,坐在欄杆上,笑了一笑。為這一笑,我又看多了一遍。

在宮二最好的時間,遇上最好的人,那原來已是幸福。嘴角只輕輕微蹙,非笑似笑。對的人,錯誤的時間,一直是王家衛對時間對人物的心結,一切由此而來,原來,《其後》有個恰如其份的影響力。

更重要者,正是葉問宮二這一南一北,一進一停,正正是面對消失的、舊的、雅的文化的兩種走向,也就是代助的兩種去路。所謂大時代,不過是個人的選擇,宮二選擇留在過去,葉問放棄公子身段,挑起生活大山,用實戰精神將武術發揚光大,邁步向前。

沒有眼前路,只留身後身。宮二,那種偏執而自負固然熟悉,卻是背負道統和使命,斷髮奉道,有所不為,充滿悲劇英雄的浪漫和傷感,亦是代助踽踽獨行令人唏噓之處。

葉問,擺脫情傷,跳出感情傷痕羈絆,換過西裝,教拳討生活,認錢又認人,直接進入新時代,開啟了香港身份,和香港人的實用主義。

王家衛獨到處是,最後將這一分為二人物還原。宮二斷髮藏盒,將六十四手和自己,都藏在葉問身上。武學和緣份,永留心底。華語和香港電影,哪曾有能耐寫出這南北千絲萬縷關係,兒女私情、武學傳統、文化根源,追本溯源,情深款款,不亢不卑,餘韻無窮。這可算是王家衛自《東邪西毒》後,最好的作品。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4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王家衛從武林看出世界
作者:鄭政恆, 2013-01-17 00:18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會員影評/王家衛從武林看出世界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讓人久等,等了多久?十二年前已傳出消息,其間推出了睽違數年的《2046》(2004)和短片《愛神之手》(2004),2007年有英語片《藍莓之夜》(My Blueberry Nights),2008年有《東邪西毒:終極版》,之後才正式開機,今時今日始有《一代宗師》。其間葉偉信拍了兩集《葉問》(2008、2010),邱禮濤乘勢開拍《葉問前傳》(2010),不單颳起了詠春熱,也將甄子丹推向事業高峰,這是香港的速度吧。

宗師速度

六年一部片,是宗師的速度嗎?以日本電影宗師黑澤明為例──王家衛1958年出生,今年就五十五歲了,黑澤明五十五歲時,拍了《赤鬍子》(1965),之後就步入五年一部片的創作,大氣之作,如巨人踏浪而來。王家衛似乎更早進入出產量放緩的階段,實在不應用香港人打鐵趁熱的效率迷思,成為藝術創作精雕細鏤緊箍咒。六年就六年吧,反正──「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作者痕跡

《一代宗師》處處留有王家衛的作者痕跡,早在《旺角卡門》(1988)已建立的個人影像,偷格加印的技巧,《阿飛正傳》(1990)的火車旅途,《重慶森林》(1994)的期限與失落,《東邪西毒》(1994)的武俠與文藝、忘了與忘不了,《墮落天使》(1995)的距離與孤獨,《春光乍洩》(1997)的二人探戈,《花樣年華》(2000)和《2046》的滄桑男人周慕雲,《藍莓之夜》的流浪者之歌──這些就是《一代宗師》背後的一切,或者說,王家衛的視野、感情觀、世界觀,早在三十多歲已經成形,想通想透,左手挽著森田芳光的《其後》,右手翻開張愛玲的《半生緣》,終於,《一代宗師》來到另一個人生的段落,現代都市感性略略脫落,東方傳統抒情卻更水落石出,唐詩宋詞的文人意韻,與拳來腳往的武人比劃,化合於無形之間。

話中有話

四十歲前,梁朝偉飾演的葉問,說自己的人生都是春天,一度五陵少年,一度無憂無慮,一度攀升頂峰,可是歷史進入轉折點,國破家亡,四分五裂,海上花的世界灰飛煙滅,更容不下傾城之戀,於是約定錯失了,只剩未能緊貼大衣的孤身鈕扣,還有信箋中的感懷舊句──「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

《一代宗師》文藝腔,說話如文書造句,有時話中有話,言者有心,聽者不知是否有意,藏得深,要明白過來不易。我最喜歡電影開首至日本侵華一段:中華武術會會長宮寶森從東北南下廣東,踏上雕欄玉砌的金樓,要找一個接班人,推陳出新,於是葉問來到金樓,一如李小龍的《死亡遊戲》,克勝不同門派路數的高手,終於來到金樓頂層,面對宮寶森,宮寶森不單比武功,更要比想法,以餅為喻,終於葉問說──「其實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勉強求全,等於故步自封。在你眼中,這塊餅是個武林。對我來講是一個世界。所謂大成若缺,有缺陷才能有進步。真管用的話,南拳又何止北傳。你說對嗎?」

忘了位置

香港近十年以來,就要面對南北之爭,中港差異,折騰甚苦,王家衛卻拉開一個武術大同的廣角鏡,換言之,香港主體不單能卓然一家、自成一格,我們更不必只見南北對峙,而應面向世界,上面提到《死亡遊戲》,李小龍不就是香港小子,且曾拜師葉問,卒之揚威海內外,自創截拳道,教不同人種敬仰佩服。王家衛自己也是從《旺角卡門》出發,日後獲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躋身於當代世界名導之林,他們都是有國際視野的一代宗師,只是我們近年紛爭內耗,權力傾軋,自我形象無端低落,忘記了我們的位置──不論是民主素質、發展水平、文化探索,一早就在區域前列。

章子怡飾演的宮二,相當突出,與葉問相映成對,二人多年來神往彼此,卻未能再度相逢。宮家六十四手就在一記回頭,收放有道,可是對宮二來說,回頭已是百年身,再也回不去了──「六十四手,我已經忘了。我在最好的時候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時間了。想想說人生無悔,都是賭氣的話。人生若無悔,那該多無趣啊。」

面子.裡子

從兒女私情到家國歷史,《一代宗師》由民國一路鋪排到五十年代香港,下接《阿飛正傳》的六十年代花樣年華。對上開展於晚清的暗殺年代,有人成為面子,擔當中華武術會會長;有人成為裡子,因暗殺行動而要在尋常陌巷隱姓埋名。抗戰期間,宮二與馬三各行各路,終於同室操戈,都是人生抉擇。葉問拋妻棄子,隻身來到香港,高手如宮二和一線天都要從低處做起。香港本是如此。金庸說過「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王家衛沒有這份萬丈豪情,國家敘述早就隱退,一切都是兒女情長,現代世界更只有孤獨個體,我獨自面對這個殘缺的天地,難得王家衛沒有單單像過去般再讓自我不斷膨脹、沉溺,竟然意味深長地寄語後人──「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我見過自己,也算見過天地,可惜見不到眾生。這條路我沒走完,希望你能把它走下去。」

葉問在片首說,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只有站覑的才是對的,經過了人生的歷劫滄桑,到最後,對葉問來說,功夫還是兩個字,一橫,一直,彷彿是一個人,倒下了再奮起的自我勉勵。

【原載於《明報》2013年1月16日】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Wed Jan 28, 2015 11:47 p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5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師》vs《葉問》
作者:黃冠麟, 2013-01-16 23:57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電影新人類/《一代宗師》vs《葉問》

王家衛的特色大家很清楚:(一)拖慢電影時間;(二)細緻的鏡頭角度;(三)幽雅曲風。很難想像王家衛拍功夫片會有怎樣的爆炸性結果,不過既然出自王導之手,上述元素是缺一不可的。

《一代宗師》與《葉問》都為葉問塑造高大的形象,葉偉信鏡頭下的葉問是閉門「講手」出來的,之後從各大小事件中,讓甄子丹先發制人打出一兩招便克敵制勝,將他一步一步提升;王家衛則無任何交代的情況下,讓梁朝偉以空手對白刃、以一勝多建立出一座高山,直到和章子怡打完後,就再無正式的打戲了。論節奏,甄子丹展示詠春的實戰功能,以及具有大俠必備的壓制性攻擊,其號稱「九秒一百拳」的片段大家也不陌生;但他同時展示出遇弱身軟、處處留手、不殺一人的俠風更是重點。《一代宗師》在王導的慢鏡下,梁朝偉則盡力展示詠春「靜」的一面,集中放大「聽勁」。對敵當中,梁朝偉除了對章子怡和羅莽有留手外,在劇初用腳踹敵時毫不留情,試圖呈現武功用於作戰的真實面。不過,如果講宗師氣度,《一代宗師》中的章子怡和梁朝偉在對敵中的眼神是不著一端的,非常大氣,更有風範。

同樣書寫葉問,《一代宗師》的葉問是較內歛的、自我叩問的;《葉問》中的葉問則是泛眾愛式的。在一樣的時代背景下,日軍入粵,梁朝偉拒絕招攬,到金樓取冷飯菜汁難忍屈辱之色;甄子丹則逆來順受去開礦採煤。武師被日本人所害,梁朝偉選擇藏鋒,甄子丹則以一敵十,最後更單挑皇軍將軍,為民族吐口烏氣。兩劇中最不能忽視的,是主角對於「武」字的執著程度,甄子丹對木人樁是珍惜的;梁朝偉則將之砍斷作柴,這中間的信息含量是巨大的。兩個葉問,一邊是國難當前匹夫有責的民族主義先鋒;另一邊愛惜羽毛明哲保身自我保護。鹹魚青菜各有所愛。

對於南北融合,《葉問》中的甄子丹折服、導化北方拳的樊少皇,說功夫並無高低,點出人的素質才重要。《一代宗師》以餅為喻卻已超越了南北融合的層次。雖然兩者都是說明心性層次是高下之別,一者以戰止戰,另一邊卻不如不戰,在操作上是迴異的,境界上也有高下。

論情節,《葉問》並沒有旁生枝葉,抓緊民族大旗推進,看到中段就可以推導結局方式;《一代宗師》說的是幾個故事:(一)葉問傳奇;(二)宮家故事;(三)八極拳落戶香港的經過。為了環環扣起,王導先以南北和將宮家和葉問、北方和佛山拉上關係,引出以梁朝偉和章子怡以拳相知、後以神交的沒結果戀愛、其後八卦門家事綑綁在一起,似無關係,卻是導致悲劇收場的伏筆。在這樣的一個時空下,張震的八極拳部份則好像可有可無。

說到愛情,不得不談張永成,《葉問》的熊黛林心靈弱小,不喜甄子丹習武;《一代宗師》的宋慧喬相對獨立,較大方。兩個張永成也因其角色性格,出現了諷刺性的結局:熊黛林必須受保護,所以得到大團圓結局;宋慧喬心靈強大,所以病歿廣州。這種愛情觀念非常適合現代香港。

最後講的是細節,《一代宗師》中處處都見到王導對道具細節的重視,如日治時期,在火車站中的「株式會社」大鐘面;當年的服飾髮型口紅色等等,這是葉導無法比肩的,無他,《一代宗師》拍成的時間比《葉問》長十倍。動作細節上,武鬥中不忘以口白介紹部份武學特色:形意的「半步崩拳打天下」、八卦掌的「六十四手」;對於門派武學絕藝標誌性動作的展示:八極拳的「裡門頂肘」(可惜「震腳」不明顯)。葉偉信在《葉問》中也有,好像羅莽用「螳螂拳」時的雞行步等等,對於武學有涉獵的,看這兩套電影時,應該也會很興奮。

對於追求官能刺激或民族自豪感的觀眾,《葉問》是做得不錯的;如希望自我詰問或追尋深度的唏噓與愁哀,《一代宗師》則是不二之選。哪個葉問才是大家心中的宗師,俠之大者與活生生的人,也是一句,鹹魚青菜各有所愛。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Wed Jan 28, 2015 11:46 p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一代宗師》中的王家衛與中國人身份
作者:列孚, 2013-01-16 23:46

http://www.filmcritics.org.hk/電影評論/會員影評/「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一代宗師》中的王家衛與中國人身份



王家衛首次不再與觀眾玩迷藏,沒有隱喻,沒有晦澀,沒有喃喃也沒有了身份迷惑,將他的歐洲式審美與中國傳統結合的時候,也許會有些人仍然會感到,這是一個陌生的王家衛。儘管有人形容,這武打片像一塊朱古力。也有人形容「梁朝偉是杯咖啡,章子怡是一粒糖」──僅僅是一粒,而那盛咖啡的杯子並不是標準杯,而是大大的一杯。所以,這杯散著濃郁咖啡香的咖啡還是甜中帶些絲絲苦澀。或者說,王家衛這次捧出來的是杯陳年普洱而絕不是香片。

事實上,當王家衛要拍葉問這樣一個消息傳開來的時候,人們便可能會與他的《東邪西毒》或會產生某些聯想,他會不會將佛山拍成江戶?說真的,先前進行宣傳的片斷中,雨中的決鬥中梁朝偉的架勢確實會令人聯想到黑澤明的某些。然而當看過影片後,疑慮沒有了,反而有了某些種欣喜,原因是他不再刻意與觀眾疏離的時候,這樣的一個故事算是講透了,不再叫人去作更多的解讀。

有趣的是,《一代宗師》仍然會讓人去猜度這部影片是否在邊拍邊修改原來意念?對王氏而言,邊拍邊改本來不什麼新鮮事,而是說,原本只有一個宗師的,現在拍出來的不止一個甚至是一群宗師了。或者是他在創作和拍攝過程中遇到了瓶頸,如何突破葉問這個人?又或者,是在遍訪多名武林中人之後,發覺中國武術之林是如此豐盛的時候,他才決定從嶺之南一下跳遠至白山黑水、冰天雪地的關外?這其實與黃飛鴻同樣相似,當打來打去的對手只得個石堅的時候,連導演也覺得有些審美疲勞了,於是就出現北方師父來踢館之類。這樣一來,視野就很不一樣了,從光緒到1970年代都將之納入,敘述的整整七十年。同時,他將葉問作為主線敘述的時候,葉問在香港的中、晚年不過是輕輕帶過,最濃重的筆墨只是在章子怡飾演和宮二空這個角色講出了「其實我心裡有過你,在我最好的時候碰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時間了。」這樣的話,這是王家衛很在意的,也是他改不了的,否則王家衛也就不是王家衛,章子怡也成成不了那「一粒糖」。

形意、八卦、六十四手等成了王家衛找到「突破葉問──詠春」的靈感。於是出現了與葉問並無交集的一線天(張震),他的八極拳只是在一長、一短的場景中出現;而葉問的詠春與宮二的形意八卦無分高下的交手,卻成為宮二這「粒糖」的最強烈鋪墊;反倒是宮二與馬三(張晉)在火車站的對決,背面那列長長的走不完的火車就實在太《2046》地在與王家衛的過去的作品產生呼應。再加上全片精工攝影效果、充滿詠歎調般的配樂以及細膩不過的拳腳交加和數不清的特寫、大特寫襯映下,所有功夫武打都成了王氏鏡頭下的藝術化變奏,超一流的視覺效果站到了中文電影的最高端。因此,當詠春、形意、八卦等不停在片中出現的同時,另一種效應也隨之出現,在對逝去的民國武風或恩怨情仇成了過去,除了一種致敬,還有就是王家衛在此刻表現了中國人身份。

這是一個頗為弔詭的時刻──當香港出現了一股「拒中」氣氛之際,本片的出現或會將王家衛推至浪尖。這種不僅僅是文化上的認同也許與好些表現得頗為決絕的70後、80後、90後會產生某些碰撞,因為在這部影片中出現了王家衛作品中從未出現過的中國歷史紀錄片段,如日軍侵華、偽滿洲國等。從來就並不具像的王家衛此際突變得格外寫實,與片中出現「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這樣的大一統思維,從光緒、宣統、民國、北伐、抗日、內戰都納了進去,這種「很中國」的表述形式或過程,無一不在顯示著敘者的身份。自覺也罷或不自覺也罷,本片所產生的直接效應就這是樣。更為弔詭的是,除了梁朝偉,片中其它演員絕大多數均為內地演員,他甚至不惜因為市場需要加入趙本山、小瀋陽等在內地北方才有號召力的小品演員,而他們所飾演的角色在本片根本就可有可無。那末,我們都曾經詬病的與內地合拍的影片了乏港味,在本片卻似乎少了這樣的疑惑,是否因為王家衛主導下的畫面感就不是那麼中國?

致敬當然就是一種認同。當然,荷里活也可以向中國功夫致敬,但是於此微妙之際在觀看本片的時候,這種致敬也可以有理由作出另一種解讀了。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Sun Feb 08, 2015 12:34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3D》,宗师不差钱?
2015-01-13 00:05:52 来源:红网
作者:史兴庆 编辑:夏熊飞

http://hlj.rednet.cn/c/2015/01/13/3574019.htm

  《一代宗师3D》首周票房2800多万,在基本无对手的档期里,“一代宗师”这“回马枪”耍得还算可以,不丢人,但也谈不上长脸。《一代宗师》里有句名言“人活在世上,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活成了里子”,不知道宗师这次“重装上阵”,为的是面子还是里子?
  
  《一代宗师3D》有别于国内公映的2D版,是在北美版基础上做的“转3D”,叙事视角也有所“纠偏”:转向“叶问传”,而非国内版有争议的“宫二传”,但两者没有本质区别,也并非传言的“是两部不同的电影”。其实,以王家卫、梁朝伟、章子怡等主创的影响力,真要另起炉灶酿新酒,没必要装在“旧瓶”里卖。
  
  对于《一代宗师》转3D的原因,王家卫导演在做宣传时说——此举并非为了圈钱,而是要用好莱坞的技术表达中国的审美,找到中国电影的自信——说得很“高大上”,不过,还是难避“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毕竟王家卫不是徐克,徐克是导演里的“技术帝”,面对来势汹汹的好莱坞3D潮,徐克迎头赶上,连拍三部3D商业片,这符合“老妖”的个性和追求,而且“舍我其谁”;王家卫就不同了,他是搞“艺术电影”的“一代宗师”,这次“跨界”玩起了技术,这事儿透着新鲜。不过,对观众而言,重映2D的《一代宗师》显然比不上3D的看的人多。
  
  王家卫导演还说——观众说没看懂2D版,我这次就用3D把你拉近,把所有你没看清的细节放在你面前——听上去蛮为观众着想的。但其实2D版看不清的细节,戴上了3D眼镜照样看不清,甚至更看不清——这个技术问题姑且不谈,“个性”了大半辈子的王家卫,这次难道真的改了秉性、从了大流?在乎起观众看不懂来了?
  
  何况现在观众看不懂又有神马关系呢?“宗师”冲奥早已败北;“宗师”回国后拿奖拿到手软;“国际章”更是史无前例地“大满贯”了国内奖项,那么,“宗师”还缺什么呢?
  
  当然,诚如王家卫导演所言——《一代宗师》转3D不是为了骗观众的钱——《一代宗师》无论2D版、3D版、还是内地版、北美版,在国产大片里品质都属上乘的,能值回票钱,的确不存在“骗钱”的问题;但“不是为了骗观众的钱”不等于“不是为了观众的钱”,宗师不骗钱也不等于宗师不差钱。毕竟,2013年的《一代宗师》内地票房不足三亿,挣的不多。
  
  近年来,“港片北上”的大导基本都在内地赚了大钱,倒是王家卫导演,影片拍的少而慢,没怎么赶上“潮流”——07年的《蓝莓之夜》小众化了,09年的《东邪西毒终极版》倒是赚了,但毕竟是炒冷饭。到了2013年,好不容易四年磨出了新片《一代宗师》,卖两回又有何不可呢?
  
  所以说《一代宗师3D》圈钱也罢、不圈钱也好,都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可本是挺实实在在的一件事儿,楞是说得那么“高大上”,不但“珍惜观众”,还“希望《一代宗师3D》能让中国3D电影找回技术自信”——用的是好莱坞的技术团队,却要让国人找回自信?这话说的也蛮王家卫的,不懂。
  
  至于说“希望可以找到中国电影的信心”,就更让人不明所以了,难道中国电影的信心丢了?何况中国电影即便不够自信,要增强自信,也需大导不自恋、不故步自封、敢于突破和挑战,比如像徐克“挑战”样板戏那样,甚至像张艺谋“挑战”科幻片那样,不惜“豁出破头撞金钟”,这事儿才可能成,而像王导这样,七年才拍一部片、还炒两回冷饭,对国产电影有多大帮助呢?这就不是宗师差不差钱的问题了。
  
  文/史兴庆


Last edited by Sandy on Sun Feb 08, 2015 12:36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andy
Site Admin


Joined: 19 Dec 2002
Posts: 1337

PostPosted: Sun Feb 08, 2015 12:44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一代宗师》:王家卫用互文性高雅包装的流氓文化
2015年01月12日 09:13
来源:新京报

http://culture.ifeng.com/a/20150112/42912198_0.shtml

《一代宗师》在王家卫和徐皓峰的“差异性合作”中走向一种可以被无限解读的可能,事实上这部电影完成了对很多观众的“启迪”。

时隔两年,《一代宗师》以“3D版”的身份重新进入电影院,观众开始一场名为“找不同”的游戏,对内地公映版和3D版逐一比较,进而得出结论:原来是从宫二传变成了叶问传。暂且对电影转制3D的行为是否妥当按下不表,光说“宗师”亮相至今已有内地版、国际版和北美版几个版本,如今的3D版(以北美版为基础转制的)同样让人新奇、兴趣盎然。

王家卫拍电影是一个开放的过程,他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像做大衣的那场戏,他不但拍了叶问给张永成做豹纹的情节,也拍了张永成给叶问做大衣的情节。反反复复之间,他追求一种互文性,这让他的电影呈现出各种潜在的意义。同样几个版本中,赵本山扮演的丁连山不断变换着身份,时而是中华武士会元老,时而是太极门高手。宫二退戒指的一场戏里出现一个剪影的神秘人,这个角色忽而是张智霖忽而是张震,新版彩蛋里更成了梁朝伟——反正是真亦假时假亦真,看王家卫的电影,任何严密的逻辑都是失语的。

因此《一代宗师3D》是一部剪出来的“全新”电影,脑残粉们趋之若鹜,不仅是因为有更多新料爆出,更多的则是这个版本能让观众更好地看懂和理解整个故事的背景及人物性格。倘若两年前的版本是一种“不明觉厉”的朦胧认识,新版就是一种“久别的重逢”,令人备感亲切。想起两年前的那场舆论大战,大概是因为素材装配的本身,在这个问题上,王家卫本人也承认是匆忙剪辑上映。所以无论如何捧和杀,人们总会在一个层次达成共识,那就是这部电影的素材实在强大。

假如王家卫的美学是把传统的流氓文化进行最高雅包装的话,那么徐皓峰(编剧)就有点正襟危坐的倾向。里子和面子的关系处理得好不好,要看成片衡量。港版《一代宗师》实际不差,观众略有微词之处不外乎是过于明显地漏了一点里子,美版则旨在除尽纰漏,让观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王家卫。这一切都依赖于剪辑上量体裁衣。相对于两年前来说,张叔平明显剪得更狠了,这是王家卫的风格,折磨得你死去活来,最后也可能剪得你一刀不剩。他从来不是中庸的人,这也是缘何他能在多年里保持自己最高的美学水准。

在《一代宗师》里,徐皓峰做的是加法,王家卫做的是“剪法”。徐皓峰依靠自己浩瀚的武学、哲学和历史背景打造了民国武林的血骨,而王家卫如同庖丁解牛,将之雕饰成不同形状的艺术品。这也是港版和美版的两个不同样貌。事实上港版的意境同样很高,只是那种强烈“错接”营造的时空交错相对于这种唯美风格的表述来说有点过于先锋了,你只能看见意,看不见招。在重新剪辑的美版中,则可以清楚看见王家卫和徐皓峰是怎么出招的。

徐皓峰在构思整个剧本的过程中几乎植入了他的几部武侠小说《武士会》、《道士下山》和《大日檀城》的精华,但这不等于一朝用尽,在徐皓峰那里,这些概念和意义可以被无限解读、反复生成。仅看那些妙笔生花的金句,我们就可以看到整部电影的内核已经被引向了徐皓峰“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至高询问,也让这部电影在拥有强烈时代感的基础上拔高了境界。于是《一代宗师》在王家卫和徐皓峰的“差异性合作”中走向一种可以被无限解读的可能,事实上这部电影完成了对很多观众的“启迪”,两年之间,正是因为对它不停地阐释和思考,很多人终于在今天达成了一致的口径:看懂了电影,也看见了自己。作为这个时代杰出的华语电影,《一代宗师》能到这个层次,已然可以用本雅明最推崇的“光晕”二字来形容了。

□灰狼(影评人)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www.tonyleung.info Forum Index -> Tony Leung Movies All times are GMT - 8 Hours
Goto page Previous  1, 2, 3 ... 24, 25, 26, 27, 28  Next
Page 25 of 28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